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一百零五章 鹿胎膏

第一百零五章 鹿胎膏


  等到云霖從學堂里回來,聽到了大姐和云震都要去山上的時候,也是發了好大一通火。

  這下可把云雪給氣壞了,她就搞不明白了,這些個熊孩子都想什么呢?“你笨啊?我們大家都等著你去考試,考個功名回來呢。每個人都有適合他自己的路,不是每個人都能夠上山去干活,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去考科舉的。你有你自己的使命,那就是堂堂正正的考個功名回來,這樣才能讓大姐揚眉吐氣。你懂不懂?整天跟我們計較這些個干活的事情,你腦子進水了吧?”

  “我告訴你,以后回家了,你得幫著云霓干活,做飯燒火什么的,都得伸手。平時沐休,也得跟天福一起去撿柴禾。別以為你念書就可以偷懶,要是我們從山上回來,咱們家的柴禾垛沒有多出來一個大垛,你看我不收拾你們才怪呢。”云雪氣的朝著云霖一頓喊。

  沒想到云霖卻哈哈的笑了起來,“好,大姐放心,我保證能夠做到的。等你回來,咱們家的柴禾垛一定會多出來一垛的。”

  云雪有些無語了,這幾個熊孩子,就沒一個是省心的。自己要是不發威,他們還真是要反天了呢。“行了,都給我干活去,家里的柴禾該劈了,多劈點兒,省的云霓做飯的時候麻煩。還有,天福和云霆鍘草去,咱家的牛該喂了。這陣子干活累,不能餓著它。”氣的云雪吩咐了一大堆活,然后就進屋去哄小妹了。

  幾個男孩子嘻嘻哈哈的各自去干活了,院子里全都是他們的笑聲。

  “大姐,你真的要上山啊?多累啊,不去不行么?”云霓手里拿著一件云震的衣服,正在那縫補著呢,她輕聲的問道。

  “嗯,要去。你在家,可要小心些,盡量別出門,如今這邊也是不太平的。”云雪坐在妹妹的身邊,不放心的叮囑著。

  “不去不行么?如今咱們家買了那么多的地,以后慢慢地不就能過好了么?為啥大姐還非得要上山吃苦受累啊?”云霓舍不得大姐去吃苦,可是她不想云震他們那樣跟大姐吵,所以也只能問兩句而已。

  “過日子,不能總出不進啊。咱們家明年還有不少地方要花錢呢,不提前預備點兒怎么成?今年開了這將近二十多畝地,明年光是種子,也得花點錢呢。再說了,云霖要去考試,爹娘要合葬,云震漸漸地大了,不一定什么時候就要說媳婦。光指著家里剩下的這百十兩銀子可是不夠啊,我和云震上山去,這一季最少也能拿回來七八十兩銀子。冬天里也沒什么活,我們在家閑著,這錢誰給啊?”

  云雪一點一點的算給妹妹聽,“這住家過日子,手里有點余錢,心里才不慌。不管遇上什么事情,咱們手里有錢,也就不用怕的。”

  “那鐘奶奶不是說過,要帶著你一起學著做生意的么?那樣大姐不就可以省些力氣了?”云霓不太懂,她覺得經商應該能好些。

  “傻丫頭,經商就不苦了?你看鐘家的那幾個叔伯們,他們常年在外,有幾天是在家里的?出門在外的,更是不容易,如今世道這么亂,盜匪橫行的,說不定什么時候遇上什么人的。”云雪搖搖頭,這經商更是不容易呢。

  “再說了,咱們家誰能去經商?一個個都還小呢,干不了這個活的。你二哥,你讓他出力氣還行,讓他動腦子經商,你不怕他把本錢都給你賠進去了?”云雪笑了笑。說起來,家里這些弟弟們,大概也就是云霖有這方面的能力,可是她可舍不得讓云霖去經商的。

  云霓一聽大姐的話,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,“也是,二哥動拳頭比較快,動腦子就未必了。大姐,你辛苦了。”

  云雪站起來,抱著小云霞扔了兩下,惹得云霞咯咯直笑。“姐,姐。”云霞冒出來兩個姐字,倒是字正腔圓的,半點沒有走音兒。

  “呀,小懶貓,你終于舍得開口教我姐姐了啊。我還以為,你這個小東西,還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肯開口叫我呢。”云雪驚喜的看著小妹妹。這個小家伙,聰明的很,好多事情她都心里有數,可就是嘴上懶得說。她餓了也不哭,直接拉著你的手,去摸她的肚子。有尿了也不吱聲兒,會用小短腿來踢你。這個小東西,一肚子的鬼主意,就是不愛說話。

  小云霞看著大姐,笑的很開心,“姐,大姐。”然后趴在云雪的臉上,吧唧親了一口。

  云霓一看,覺得稀奇,趕緊湊過來,“小妹,喊二姐。”

  云霞看了看她,“二姐。”很是從善如流的開口叫了一聲。

  “今天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,你這個小家伙,這是撒什么歡兒呢?”云雪覺得很稀奇,忍不住逗她。

  這時,云霞卻不搭理她們了,扭著身子,趴到炕上去,玩自己的東西去了。

  云雪姐妹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都忍不住笑了。“好了,該做晚飯了呢,就讓她自己玩去吧,咱們做飯去。”云霞很乖,人家干活的時候,她就在炕上自己玩,不哭也不鬧的。

  吃過了晚上飯,大家還沒收拾桌子呢,周文浩夫妻就過來了。沈氏手里拿了一個小罐子,交給了云雪,“這是我給你熬的鹿胎膏,你以后每天早晨喝上一勺,你這身子,得好好養著,知道么?”

  鹿胎膏是個好東西,云雪以前就知道的,她很是在意的抱著這個小罐子,珍而重之的放到了里屋。

  “嬸子,謝謝你。你用了不少的藥材吧?花了多少錢,要不然我給你錢吧。那些東西,我還真就不懂。”

  沈氏擺擺手,“不用了,沒有多少錢的,你只要養好了身子就行,別的不用你操心。”

  周文浩看見云霖已經吃完了飯,就要領著云霖去西屋,考一考他的功課。而沈氏則是在這邊跟云雪他們說話聊天兒。“咋的?還要上山去?丫頭,這山上太累了,還是不去吧?”沈氏一聽,就勸道。

  “嬸子,沒事的,就是去做飯洗衣服啥的,不算太累。對了,嬸子,我還有點事想要求你呢。”云雪看著沈氏,“我和云震都不在家,能不能請嬸子和大叔到我家里來住著啊?一來大叔指導云霖功課也方便,二來我也是實在不放心。如今咱們這地方也是不太平,家里凈是些孩子,萬一有點什么事情,我怕他們擺不開。”

  云雪琢磨了一天,才想出這么個辦法來。正好晚上這兩口子過來,云雪就順道提了出來。

  沈氏聽了一愣,然后臉上就露出了笑容來,“這個倒是好,我要教云霓醫術,我家那口子還要指點云霖的功課,住到這邊來,倒是也方便。反正我們原本也是借住在鐘家那邊,到這邊來住,也不算啥。行,我回去跟我家那口子商量一下,明天給你準信兒。”

  在沈氏的心里,巴不得搬過來呢,這樣,她就可以跟兒子朝夕相處了。這些年她夢寐以求的,不就是這個么?

  在云雪心中,也是認定了周家夫妻定然就是云霖的父母,所以才會這樣提議的。不管是什么理由,讓這對夫妻沒有開口認云霖,但是她都愿意成全他們,多跟云霖相處。或許經過這樣的相處之后,等著哪天他們真的認云霖,云霖的心里,也不會那么排斥了。

  于是,各懷心事的兩個人,對于這個提議都是非常贊同的。兩個人互相想著心事,然后親熱的說話嘮嗑。“丫頭,上山了,也不能耽誤了吃藥。記住了,每天早晨都得吃,一直吃完為止。你這個毛病,就是得慢慢調養的。等著以后我看看能不能想辦法,給你弄來烏雞或者是雪蓮之類的,那東西補身子更好。”沈氏怕云雪疏忽了,一再的提醒。

  云霓雖然跟沈氏學醫沒有多長的時間,可是沈氏也教過她一些藥物的藥理藥性,沈氏說的這些,都是婦科的良藥。“大姐,你是怎么了,為啥我師父要給你配這些藥啊?”

  云雪眼神閃了一下子,然后笑道,“沒事,大姐挺好的。”

  云雪的表現,可是瞞不住云霓的,她雖然性子柔弱,但是卻心細如發。再者她們姐妹這么多年,大姐是個什么脾氣的人她還不知道么?剛剛大姐的臉上,分明就是有些不自在,想要隱瞞什么的。

  “大姐,你要是不說,我就把大哥二哥他們都喊來,看你怎么說。”云霓瞇起了眼睛,盯著自己的姐姐。

  云雪一看云霓這個樣子,知道自己逃不過去了。自家這幾個弟妹,就沒一個省油的燈。平日里看著溫溫柔柔的云霓,可是萬一擰起來,誰說都不好使的。想一想云雪就覺得無力,這個云霓,就不能好糊弄一點么?

  云雪無奈,只好把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  云霓聽著,眼淚就掉下來了,“我就說嘛,你準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。這么大的事,你憋在心里不說,你就不累得慌?大姐,你以后可要當心身子,一定得調養好了。”云霓回頭看向沈氏,“師父,你可得好好想辦法,幫我大姐調養身子,這可是女人一輩子的大事呢。”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