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夏稅

第一百六十八章 夏稅


  云雪姐弟把玉米桿子砍倒了,然后運回家里,云霓則是在家收拾昨晚上的那三袋玉米棒子。如今已經過了啃青的時候了,有的玉米老了些,不能烀著吃,就得挑出來曬干了,留下一些嫩的留著烀了吃。一般的家里,是不會把地里的玉米掰回來給孩子們吃的,這些可都是糧食呢,這么啃了吃,不當飯。

  云雪知道弟妹們或許愛吃,今年開春倒是在園子的邊上種了五六十棵玉米,前幾天掰下來給大家吃了。這地里的,可是誰也舍不得動的。

  云霓一邊扒著外面的玉米皮子,一邊也是嘟囔著,自然是罵那些來偷糧食的賊了。她用指甲掐了一下玉米粒子,要是還往外******,這個就能烀著吃,要是不行的,那就得曬干了。玉米烀著吃的話,最好是留上幾片玉米皮子,這樣味道更香。云霓是做慣了這些活的,不多時,就全都扒了出來。

  “這么多的玉米,得煮一大鍋了,中午干脆不做飯,啃玉米算了,省得剩下了弄不好就會壞掉。”云霓看了看這一堆嫩玉米,忍不住說道。

  她把玉米扔到鍋里,添上水,然后在鍋底燒了火。這東西需要挺長的時間,現在不過才辰時末,中午應該差不多了。火燒的挺旺了,云雪就把挑出來的那些老玉米晾在了院子里,這些玉米其實也不到真正收獲的季節,曬干了,大部分都會有些干癟的。不過終歸能吃就是了。

  “云霓姐姐,我大姐回來了。剛剛我奶說,今天中午做好吃的,讓哥哥姐姐們都過去吃飯呢。”李家的鐵蛋過來傳話。

  “呀,含玉姐姐回來了啊,這日子過得還真快,一轉眼就滿月了。行,呆會兒我跟大姐說一聲,今天中午就去你們家蹭飯吃了。”云霓笑道。她明白,李家這是惦記著自己當時給含玉接生的事情。李家的人就是這樣,欠人一點恩情,都會記在心里的。要是韓家人不過去,弄不好明天含玉就能抱著孩子來道謝了,還不如過去熱鬧一下算了。

  “好,那我可就回家了啊,云霓姐姐可得說話算數。”鐵蛋是個調皮的孩子,這兩年倒是也懂事了不少,“云霓姐姐,我回家了,我們可是在家等著了啊。”

  云霓擺擺手,笑著說道,“好了,中午一定去還不行么?”

  鐵蛋走了沒多少工夫,云雪幾個就用牛車拉回來了一大車的玉米桿子。他們直接給卸載了外面的空地上,然后進來喝水休息。

  “大姐,剛剛鐵蛋來說,中午讓咱們去李家吃飯,含玉姐和孩子回來了。”云霓把事情跟大姐說了一聲。

  云雪也是明白李家人的脾氣,她點點頭,“行,那你中午就不用做飯了,咱們過去吃飯。”說著,云雪就聞到了一股子的香氣,“你把玉米都烀上了啊?”應該是開鍋了,玉米那股子甜香味兒飄了出來。

  “嗯,剛剛也不知道李奶奶那邊請客的事情,我想著中午咱們就啃玉米算了,這下子,可能就得晚上吃了。”云霓回身去廚房看看火候。

  “行,就那么燜著吧,晚上再吃也不錯,總不能瞎了東西,云霆他們還挺愛啃的。”云雪笑道。

  云雪姐弟又去拉了一車玉米桿子回來,正好時間也就差不多了,正好一起去了李家。半路上天福去學堂里把云霆和云雷也叫著,大家一起到了李家。

  李家今天可是挺熱鬧的,雖然宏兒姓姜,可也是小輩兒里的第一個孩子。家里的人看著這個胖乎乎的小東西,都是很喜歡,這個抱一會兒,那個抱一會兒的,都覺得挺稀罕。李家老爺子的弟弟也在村子里,今天也帶著家人過來了,再加上趙家就在對門兒,兩家相處的也好,所以趙家的人也都在。再加上韓家這些孩子,這下子,李家的人可就是不少了。

  云雪把手里的東西交給了含玉娘,“嬸子,這是昨天大黃弄回來的鹿肉,嬸子留著添樣菜吧。”

  “你看看你,讓你們過來吃頓飯,這咋還帶著肉來了?快留著你們自家吃吧,你們這些孩子也不容易。”含玉娘自然是不要的。

  云雪硬是把肉塞了過去,“嬸子還不知道?我家那只虎,動不動的就往家弄東西,這些東西在我家不算稀罕。這陣子大家伙都忙著地里的事情,怕是也都犒的慌,做了大家伙吃一頓也好。”云雪拿來的這些肉,大概得有十多斤呢,足夠用的。

  “好,那就聽你的,這孩子,嬸子就是拿你沒轍。”含玉娘接過了肉,趕緊拿到廚房去炒了。

  這邊云雪和云霓領著云霞去看含玉,看到含玉的氣色不錯,人還胖了一些,就知道她這會坐月子還是不錯的。“我還擔心姐姐來著,當時姐姐可是出了好多的血,就怕姐姐養不好再留下病根兒。如今一看,倒是放心了,這娘家人伺候月子,終究是盡心的。”云霓拉著含玉的手,給她診了診脈。

  “還得多謝你才是,要不是你,我就得讓那個接生的婆子給折騰死了。當時真的是太疼了,都把我疼昏過去了。唉,這女人生孩子啊,還真是在鬼門關之前轉悠呢,一個弄不好,就完了。”含玉拉著云霓的手,很是親熱。

  “姐姐說的哪里話?咱們一個村子里住了這些年,你和我大姐又十分的要好,李家對我們這些人也是十分的照顧。我當時也是硬著頭皮動手,姐姐不怪我就很好了。”云霓現在回想起當時的事情,都覺得心里發毛,自己當時竟然能夠那么準確的判斷,然后很正確的把孩子給接生出來,真是挺不可思議的。

  “哪能呢,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含玉抬頭看向云雪,“云雪,也得謝謝你呢,我都聽說了,當時是你拽開了我那個大哥大嫂,才讓云霓進屋的。”

  “得了,咱們之間還用說這些么?說了多外道啊。只要你好好地,孩子也平平安安,剩下的就啥也不用說了。”云雪摟著含玉的肩膀,笑道。“倩茹姐如今也懷孕五六個月了,她今天沒敢過來。你要是在家里住的時間長,哪天有空,就到我那坐坐,咱們姐妹也有日子沒能聚聚了。”云雪感嘆了一下。

  大家說著笑著,外面的院子里就擺上了桌子,李家的媳婦和閨女們把各樣的菜端上桌,然后李爺爺和李奶奶就招呼大家伙一起吃飯。“今年這年頭不好,也沒什么能拿得出手的,都是咱們自家地里出的東西,大家伙別嫌棄啊。”

  的確,桌子上都是自家出產的東西,豆角、茄子、土豆、辣椒、芹菜等。不過每樣菜里倒是都放了肉,還有一盤炒雞蛋,一盤咸鴨蛋,一盤子炒鹿肉,這已經是很不錯了。

  “這也就是你們家,日子過得興旺,還能弄出來這么些吃食來。有的人家,這時候都快要沒東西吃了。”趙村長笑道。

  也的確,有的人家種地少,到這個時候,真的是糧食都吃的差不離了。想要買,太貴還不一定能買得到,如今也只是多吃菜少吃飯,恨不得拿土豆當糧食來吃了。

  李家的男人都能干,老爺子當年也攢下了不少家底,所以現在倒是還可以。

  “算了,不提這些,這陣子鬧騰的,連吃飯的心思都沒有了。來來,今天咱們好好地熱鬧一下,也算是去去霉氣。”李爺爺擺擺手,讓大家趕緊吃菜。

  眾人全都伸筷子夾菜,然后吃喝了起來。這陣子鬧哄的,的確是家家都鬧心的很。如今村子里這些人家,好些都丟了玉米的,這糧食是命根子啊,丟了糧食,明年可怎么過日子?趙村長吃著菜,心里也是想著事情,提不起多大的勁頭來。

  “老趙,你也別想了,咱們兩家的地最是靠外面,你看看今年被禍害的,唉,都一樣。如今我就盼著日子趕緊往前攆,再有半個月,管他怎么樣的,全都收回來就算了。”李爺爺一看趙村長的那個樣子,就知道他又再發愁了。

  “這事你是管不了的,咱們就是成天的長在地里,老虎還有打盹兒的時候呢,人家可是就瞅著這點兒空檔呢。唉,朝廷里不管,光靠咱們老百姓,難啊。”李爺爺的兄弟也勸道。

  “今年秋天,怕是糧食的價錢會更高的,等著就跟大家伙說說,可千萬別往外賣糧食了。唉,也不知道,明年是個什么樣子,要是還這樣,咱們不如都換點別的種。這玉米啊,太容易丟了。”趙村長還是嘆氣。

  眾人正說話間,忽然外面一陣喧鬧,竟是有人敲著銅鑼在喊話,“朝廷有令,今年加收夏稅,每戶按人頭收稅,每人四錢銀子。即日起開始,十日內交清。”

  北方一般都是在秋糧收上來之后,才會收稅的。朝廷收稅,一般只收水稻和麥子,稱為本色。而北方卻是產這些極少,一般若是用高粱玉米等交稅的話,就得按照一定得比例,折算成水稻的價錢,這叫折色。但是不管什么,都沒有收夏稅這一說,如今竟然要收夏稅,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。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