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三百四十章 好雨

第三百四十章 好雨


  等到沈鴻驥灰溜溜的離開,沈鴻駿就寫了兩封信,交給了沈忠。“你親自回一趟京城,將這兩封信,一封交給我姑母,另一封,交給云霖。這件事,得讓他們幫我想辦法了。我不可能答應親事,但是也不能得罪了安國公和寧華長公主。至于沈家那邊,倒是無需理會,順道幫我去看看祖父祖母,若是可以,將這件事透露給他們二老。”沈鴻駿交代道。

  “公子放心就是,我騎快馬,到京城也不過是五六天的時間。”沈忠知道這是大事,不能耽擱,于是立即就出門去了。

  沈鴻駿坐在椅子上,眼睛看著窗外出神。真的以為他好欺負了不成么?這些年他不在府里,原來在父親的心里,早就沒了他的地位了。的確,自己確實沒把鎮國公的爵位看在眼里,這些東西,只要他想,完全可以自己去掙回來一個不比鎮國公差的爵位回來。但是,如果有人背后設計陷害,他卻無論如何也不能容忍的。

  只是,云雪的存在,是誰透漏給了京城?沈忠幾個,都是他的心腹,斷然不可能。其余的將士,跟沈家也沒什么關聯,也不大可能。還有誰,跟沈家有這樣的牽連呢?這個,倒是該好好查一查了。

  進了六月,這天真的就是說變就變了,昨天還是艷陽高照,熱的人恨不得不出屋。結果晚上一場雨,淅淅瀝瀝的,一直下到了第二天還沒有放晴的意思。

  云雪坐在窗邊,看著窗外的雨,“這場雨一下,倒是涼絲絲的,一點兒也不熱了呢。地里的莊稼,的確是需要些雨水了,五月里總共也沒下多少雨,地都有些干了呢。”

  俗話都說,“有錢難買五月旱,六月連陰吃飽飯。”今年的天氣還算是不錯,這一場雨,倒是解決了不少事情。

  “咱們如今,就盼著風調雨順,今年能有個好收成,那樣的話,大家伙的日子也就能好過了。”云霓坐在炕上,手里還是拿著針線。云震成親,也不知道錢家那邊都能陪送什么東西,云雪姐妹商量過了,還是這邊也預備一套各類的幔帳擋簾之類的,省得到時候難看。

  云霓的繡工很是出色,這樣的天氣別的干不了,倒是在家繡花還行。她閑著沒事的時候,就會拿出來繡一些,如今倒是也攢出來一些繡件兒了。

  云霞今天還算不錯,只是坐在炕上,卻并沒有往云霓的跟前湊付。她手里拿了一個用木頭雕成的球,這個球里面是鏤空的,一層一層的套了好多小球里面。這是云霖送回來的玩具,云霞很是喜歡,最愿意抱著玩了。

  云雪的手藝差了些,她是不敢伸手繡那些的,但是做衣服什么的,倒是還可以。閑著沒事,就給沈鴻駿做了一件衣服,如今已經就剩下袖子還沒縫上了。今天正好也沒什么事情,云雪就拿了針線,坐在窗下的椅子上,低頭縫衣服。

  “這場雨過了,我估計林子里的蘑菇可就該出來了呢。”云雪一邊做針線,一邊嘟囔著。

  山里好些蘑菇呢,松蘑啊,榆黃蘑啊,樹雞蘑,猴頭蘑等等,這往后,都開始往外出了。住在山里就是這樣好,不缺這些山珍,只要人勤快,閑著沒事多去采幾趟,留著曬干了或是自家吃,或是送人,都是好東西。

  韓家的孩子都是勤快的,每到這個季節,都特別愿意進山去。想來,天福他們也快要坐不住了。

  “嗯,也是出蘑菇的時候了,等著過幾天,咱們一起去山上看看。”云霓也是很喜歡去采蘑菇的,山里的孩子,幾乎個個都愿意往林子里鉆。

  “對了,沈三哥是不是回州城也有六七天了啊?以前沒有這么長時間不回來的時候呢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絆住了?”云霓忽然想起這個來。

  “他其實忙得很,前陣子,也是因為咱們家的事情,所以才在這邊逗留的時間比較長。你想啊,這么兵馬,人吃馬喂的,哪一樣他能不操心?別以為那些當官的,都能實心實意去幫著做事,只要不盯著,他們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呢。”

  “朝廷派下來糧餉,到了那些官員的手里,準得扒一層皮下去。我估計,這一次應該是南方的新糧下來了,他得多在那一些日子,將糧餉全部清點妥當了才能回來。”云雪頭也不抬的說著。

  天福戴著斗笠,身上披著蓑衣回來了,他去地里轉了一圈,腳上沾的全都是泥。幸虧在鞋子外頭套了木屐,好歹的,鞋子還算干凈些。“大姐,地里沒事,這一場雨下的好啊,你沒見到,地里的莊稼,這回可是揚眉吐氣了。我瞧著,這場雨之后,就全都能竄起來。今年肯定是個豐收年呢。”他沒等進屋,就喊了起來。

  天福是一個典型的農家孩子,對于莊稼的熱愛,非比尋常。早晨云雪就說不用看,地里準沒事,他卻是不管,非要去看看不可。

  “快把衣服換下來,別看入伏了,可是也得當心呢,千萬別著了涼。”云雪趕緊找了布巾,遞給天福擦擦臉上的雨水,他的發梢都濕了呢。

  云霓也幫著找出來一套干爽的衣服,遞給了天福,“快去換上,不能大意了,生病了就不好。”

  云霞也見到了渾身濕漉漉的天福,“天福哥,抱抱。”說著,伸手就要讓他抱。

  “等等,我去換了衣服就來抱你。”天福趕緊去西屋換衣服了,等到他換好了衣裳,才又回到東屋。然后伸手抱起來云霞,“怎么?沒人陪你玩兒,閑得慌了?”

  董老會二十一道溝去了,他在那邊還有房子什么的,總得回去看看。再者那邊也有不少老熟人,董老有些掛念著,就想回去住一陣子,看一看那些老頭子。

  云霞沒人陪了,難免有點寂寞的慌。“我想師父了。”云霞摟著天福的脖子,將小腦袋靠在天福的肩膀上。

  小孩子就是這樣,見不到哪個,都會想。董老走了這才兩三天,云霞就天天叨叨著想師父了。

  “沒事,師父再過幾天就該回來了,要是他不回來,天福哥帶你去找他好不好?”天福抱著云霞,瞧著云霞粉白的小臉,趕緊勸道。

  “天福,你就可勁兒的慣著云霞吧,有你,有師父,云霞還不知道能被你們給慣成什么樣子呢。”云霓聽了,忍不住搖頭。幸虧云霞是個女孩子,又比較懂事,要是個男孩,還不得成了小霸王了?

  “二姐,瞧你說的,我們只是疼她而已,哪里慣著了?云霞這么乖,我們多疼她有啥了不得的?”天福不以為然的笑道。“咱們云霞是好孩子對不對?哥哥最疼云霞了,云霞也最聽話。”他沖著云霞做了個鬼臉,逗云霞笑。

  “對,云霞是好孩子,云霞最乖。”某個小丫頭很是自豪的說道。

  云霓和云雪頓時無語,這要是云霆和云雷在,肯定會很郁悶。好孩子?好孩子能把人家的書藏起來?好孩子能在哥哥的鞋子里藏石頭?好孩子能把人家的書給撕了,然后還重新夾回去?被云霞折騰的小哥倆已經說了,等西廂房的家具弄回來,他們兩個就搬過去,然后白天就把屋子鎖上,不允許云霞進去。

  別看云霞是個四歲的小丫頭,但是她調皮起來,破壞力絕對不比云雷差。不過,這丫頭平日里也不是成天的調皮,只是哪一天心血來潮,才會作弄哥哥們。平常日子,都會裝成乖乖女的。但是她從來不作弄天福,對天福特別好,弄的云霆和云雷都忍不住吃醋,他們才是親哥好不好?

  一家人坐在屋里,嘻嘻哈哈的說笑著,在這個雨天里,倒也是難得的一種享受。云雪坐在椅子上,手里的活一直沒停下,眼看著就快要縫好了。

  大門口好像有動靜,云雪一抬頭,卻見到沈鴻駿也是一身斗笠蓑衣的,從外面走進來。

  “呀,這下雨天的,你怎么回來了?快點兒進屋啊。”云雪趕緊放下了手里的東西,跑了出來。

  “別出來,外面還下雨呢。”沈鴻駿幾步就來到了屋門口。“剛剛從州城回來,我惦記著你,就想著過來看看。怎么樣,這幾天還好么?”沈鴻駿盯著云雪,幾日不見,他發現自己竟然再也忍受不住思念,顧不得外面的雨,就這么冒著雨跑了回來。

  云雪伸手,將沈鴻駿頭上的斗笠摘下來,掛在了墻上,又幫著給他解開了蓑衣的繩結兒。“瞧你,這一身都濕透了,何苦這么著急的往回趕,等著天晴了再回來還不是一樣么?”云雪心疼的叨叨著。

  沈鴻駿握住云雪的手,“我想你了,就再也忍不住,只想趕緊回來看見你。”

  他的手沾了水,有些涼,云雪也顧不上感動了,趕緊將他扯到了西屋去,“你等一下,我去給你找衣服。”說著,就去東屋找了父親的舊衣服出來,“趕緊換上,這一身都濕了,再病了可怎么辦?”等到沈鴻驥灰溜溜的離開,沈鴻駿就寫了兩封信,交給了沈忠。“你親自回一趟京城,將這兩封信,一封交給我姑母,另一封,交給云霖。這件事,得讓他們幫我想辦法了。我不可能答應親事,但是也不能得罪了安國公和寧華長公主。至于沈家那邊,倒是無需理會,順道幫我去看看祖父祖母,若是可以,將這件事透露給他們二老。”沈鴻駿交代道。

  “公子放心就是,我騎快馬,到京城也不過是五六天的時間。”沈忠知道這是大事,不能耽擱,于是立即就出門去了。

  沈鴻駿坐在椅子上,眼睛看著窗外出神。真的以為他好欺負了不成么?這些年他不在府里,原來在父親的心里,早就沒了他的地位了。的確,自己確實沒把鎮國公的爵位看在眼里,這些東西,只要他想,完全可以自己去掙回來一個不比鎮國公差的爵位回來。但是,如果有人背后設計陷害,他卻無論如何也不能容忍的。

  只是,云雪的存在,是誰透漏給了京城?沈忠幾個,都是他的心腹,斷然不可能。其余的將士,跟沈家也沒什么關聯,也不大可能。還有誰,跟沈家有這樣的牽連呢?這個,倒是該好好查一查了。

  進了六月,這天真的就是說變就變了,昨天還是艷陽高照,熱的人恨不得不出屋。結果晚上一場雨,淅淅瀝瀝的,一直下到了第二天還沒有放晴的意思。

  云雪坐在窗邊,看著窗外的雨,“這場雨一下,倒是涼絲絲的,一點兒也不熱了呢。地里的莊稼,的確是需要些雨水了,五月里總共也沒下多少雨,地都有些干了呢。”

  俗話都說,“有錢難買五月旱,六月連陰吃飽飯。”今年的天氣還算是不錯,這一場雨,倒是解決了不少事情。

  “咱們如今,就盼著風調雨順,今年能有個好收成,那樣的話,大家伙的日子也就能好過了。”云霓坐在炕上,手里還是拿著針線。云震成親,也不知道錢家那邊都能陪送什么東西,云雪姐妹商量過了,還是這邊也預備一套各類的幔帳擋簾之類的,省得到時候難看。

  云霓的繡工很是出色,這樣的天氣別的干不了,倒是在家繡花還行。她閑著沒事的時候,就會拿出來繡一些,如今倒是也攢出來一些繡件兒了。

  云霞今天還算不錯,只是坐在炕上,卻并沒有往云霓的跟前湊付。她手里拿了一個用木頭雕成的球,這個球里面是鏤空的,一層一層的套了好多小球里面。這是云霖送回來的玩具,云霞很是喜歡,最愿意抱著玩了。

  云雪的手藝差了些,她是不敢伸手繡那些的,但是做衣服什么的,倒是還可以。閑著沒事,就給沈鴻駿做了一件衣服,如今已經就剩下袖子還沒縫上了。今天正好也沒什么事情,云雪就拿了針線,坐在窗下的椅子上,低頭縫衣服。

  “這場雨過了,我估計林子里的蘑菇可就該出來了呢。”云雪一邊做針線,一邊嘟囔著。

  山里好些蘑菇呢,松蘑啊,榆黃蘑啊,樹雞蘑,猴頭蘑等等,這往后,都開始往外出了。住在山里就是這樣好,不缺這些山珍,只要人勤快,閑著沒事多去采幾趟,留著曬干了或是自家吃,或是送人,都是好東西。

  韓家的孩子都是勤快的,每到這個季節,都特別愿意進山去。想來,天福他們也快要坐不住了。

  “嗯,也是出蘑菇的時候了,等著過幾天,咱們一起去山上看看。”云霓也是很喜歡去采蘑菇的,山里的孩子,幾乎個個都愿意往林子里鉆。

  “對了,沈三哥是不是回州城也有六七天了啊?以前沒有這么長時間不回來的時候呢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絆住了?”云霓忽然想起這個來。

  “他其實忙得很,前陣子,也是因為咱們家的事情,所以才在這邊逗留的時間比較長。你想啊,這么兵馬,人吃馬喂的,哪一樣他能不操心?別以為那些當官的,都能實心實意去幫著做事,只要不盯著,他們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呢。”

  “朝廷派下來糧餉,到了那些官員的手里,準得扒一層皮下去。我估計,這一次應該是南方的新糧下來了,他得多在那一些日子,將糧餉全部清點妥當了才能回來。”云雪頭也不抬的說著。

  天福戴著斗笠,身上披著蓑衣回來了,他去地里轉了一圈,腳上沾的全都是泥。幸虧在鞋子外頭套了木屐,好歹的,鞋子還算干凈些。“大姐,地里沒事,這一場雨下的好啊,你沒見到,地里的莊稼,這回可是揚眉吐氣了。我瞧著,這場雨之后,就全都能竄起來。今年肯定是個豐收年呢。”他沒等進屋,就喊了起來。

  天福是一個典型的農家孩子,對于莊稼的熱愛,非比尋常。早晨云雪就說不用看,地里準沒事,他卻是不管,非要去看看不可。

  “快把衣服換下來,別看入伏了,可是也得當心呢,千萬別著了涼。”云雪趕緊找了布巾,遞給天福擦擦臉上的雨水,他的發梢都濕了呢。

  云霓也幫著找出來一套干爽的衣服,遞給了天福,“快去換上,不能大意了,生病了就不好。”

  云霞也見到了渾身濕漉漉的天福,“天福哥,抱抱。”說著,伸手就要讓他抱。

  “等等,我去換了衣服就來抱你。”天福趕緊去西屋換衣服了,等到他換好了衣裳,才又回到東屋。然后伸手抱起來云霞,“怎么?沒人陪你玩兒,閑得慌了?”

  董老會二十一道溝去了,他在那邊還有房子什么的,總得回去看看。再者那邊也有不少老熟人,董老有些掛念著,就想回去住一陣子,看一看那些老頭子。

  云霞沒人陪了,難免有點寂寞的慌。“我想師父了。”云霞摟著天福的脖子,將小腦袋靠在天福的肩膀上。

  小孩子就是這樣,見不到哪個,都會想。董老走了這才兩三天,云霞就天天叨叨著想師父了。

  “沒事,師父再過幾天就該回來了,要是他不回來,天福哥帶你去找他好不好?”天福抱著云霞,瞧著云霞粉白的小臉,趕緊勸道。

  “天福,你就可勁兒的慣著云霞吧,有你,有師父,云霞還不知道能被你們給慣成什么樣子呢。”云霓聽了,忍不住搖頭。幸虧云霞是個女孩子,又比較懂事,要是個男孩,還不得成了小霸王了?

  “二姐,瞧你說的,我們只是疼她而已,哪里慣著了?云霞這么乖,我們多疼她有啥了不得的?”天福不以為然的笑道。“咱們云霞是好孩子對不對?哥哥最疼云霞了,云霞也最聽話。”他沖著云霞做了個鬼臉,逗云霞笑。

  “對,云霞是好孩子,云霞最乖。”某個小丫頭很是自豪的說道。

  云霓和云雪頓時無語,這要是云霆和云雷在,肯定會很郁悶。好孩子?好孩子能把人家的書藏起來?好孩子能在哥哥的鞋子里藏石頭?好孩子能把人家的書給撕了,然后還重新夾回去?被云霞折騰的小哥倆已經說了,等西廂房的家具弄回來,他們兩個就搬過去,然后白天就把屋子鎖上,不允許云霞進去。

  別看云霞是個四歲的小丫頭,但是她調皮起來,破壞力絕對不比云雷差。不過,這丫頭平日里也不是成天的調皮,只是哪一天心血來潮,才會作弄哥哥們。平常日子,都會裝成乖乖女的。但是她從來不作弄天福,對天福特別好,弄的云霆和云雷都忍不住吃醋,他們才是親哥好不好?

  一家人坐在屋里,嘻嘻哈哈的說笑著,在這個雨天里,倒也是難得的一種享受。云雪坐在椅子上,手里的活一直沒停下,眼看著就快要縫好了。

  大門口好像有動靜,云雪一抬頭,卻見到沈鴻駿也是一身斗笠蓑衣的,從外面走進來。

  “呀,這下雨天的,你怎么回來了?快點兒進屋啊。”云雪趕緊放下了手里的東西,跑了出來。

  “別出來,外面還下雨呢。”沈鴻駿幾步就來到了屋門口。“剛剛從州城回來,我惦記著你,就想著過來看看。怎么樣,這幾天還好么?”沈鴻駿盯著云雪,幾日不見,他發現自己竟然再也忍受不住思念,顧不得外面的雨,就這么冒著雨跑了回來。

  云雪伸手,將沈鴻駿頭上的斗笠摘下來,掛在了墻上,又幫著給他解開了蓑衣的繩結兒。“瞧你,這一身都濕透了,何苦這么著急的往回趕,等著天晴了再回來還不是一樣么?”云雪心疼的叨叨著。

  沈鴻駿握住云雪的手,“我想你了,就再也忍不住,只想趕緊回來看見你。”

  他的手沾了水,有些涼,云雪也顧不上感動了,趕緊將他扯到了西屋去,“你等一下,我去給你找衣服。”說著,就去東屋找了父親的舊衣服出來,“趕緊換上,這一身都濕了,再病了可怎么辦?”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