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四百零一章 哀痛

第四百零一章 哀痛


  “公子,沈福派人來了。”丑時末,沈鴻駿剛剛睡下不久,門外忽然響起了沈良的聲音。

  沈鴻駿和衣而臥的,這時一聽,立即從炕上起來,“快讓人進來。”這個時候派人來,就不會是小事了。沈鴻駿立即下地點燃了屋子里的蠟燭。

  不多時,沈良陪同一人進屋,那人身上還有鮮血呢,一下子跪倒了沈鴻駿的面前,“大將軍,十八道溝半夜被東夷人襲擊。整個村子,連同守衛的軍士,死了兩百八十七人,傷一百零五人。”這人說到此處,已然滿臉淚痕了。

  “守衛的軍士去縣城報信,沈福將軍帶屬下等人出城援救。卻是已然來不及,只是斬殺了部分東夷敵軍而已,未能救下更多的人。此時將軍已然去縣城請郎中,為傷重者醫治了。村中老弱婦孺,因提前撤出,倒是并無多少損傷。”那人平復了一些情緒,將事情完完整整的說了出來。

  沈鴻駿聞言,怒不可遏,“該死,這些東夷人真是該死。你起來吧,我收拾一下,然后去十八道溝去看看。”沈鴻駿說完,就轉身回去穿戴整齊。然后同沈良,以及報信之人一起,快馬朝著十八道溝而去。

  十八道溝村子里,依然是哭聲震天。那些失去了丈夫或是兒子的人們,在這個滴水成冰的寒夜里,跪在親人已然冰冷僵硬的尸體旁邊,放聲痛哭著。

  沈鴻駿趕到時,面對的,就是這樣一個場景。看著那些痛哭失聲的人們,沈鴻駿不由得悲從中來。“大嬸,外面天寒地凍的,咱們還是盡快給死去的親人安葬吧。總得讓死者入土為安啊。”他來到一個歲數挺大的老婦人身前。

  十八道溝村的村長,是一個快六十的老人了,事發的時候,也被人護送著出村子躲避。他們家里的三個兒子,死了兩個,剩下一個受了重傷。老人經不住這樣的打擊,已然昏過去了一次。此時醒過來,卻是情緒漸漸平復下來了。見到沈鴻駿前來,老人家蹣跚上前,“沈大將軍,你可要給這些人報仇啊。”老者說著,眼淚忍不住就掉了下來。

  沈鴻駿上前扶住了那村長,然后十分肯定的說道,“老丈放心就是,我沈鴻駿便是拼了這條命,也要給死去的人報仇雪恨。只是此刻咱們不宜一味的悲傷,趕快將死去的親人掩埋,然后村子里的人,盡數撤到縣城里要緊。如今村子里已然沒有青壯得力之人,萬一對面再來人,豈不是剩下的人都要遭殃了么?”

  “知道,知道,我這就去跟他們說。”村長并沒有再說什么。這樣的事情,他們也無法去責怪任何人。守衛在這里的二百士兵,最后也只是剩了二三十人而已。其余的,全都與敵人周旋到壯烈身死,沒有一個人臨陣退縮的。

  村長帶頭,跟幾個老頭子說了,然后這些老頭子又各自去勸慰親朋好友。就這樣,大家都收起了哀痛的情緒,各自行動起來,開始預備給親人安葬。

  沈福帶來的這一千人,留下了五百人在這邊,剩下的五百人趕回縣城了。萬一這是聲東擊西之計,東夷人再去偷襲縣城,那可就壞了,所以還是趕緊回去守住縣城要緊。

  留下的這五百人,就幫著村民們,在村口附近的地方,刨開凍著的土地,將那些死去的士兵還有村里的人,全都埋葬了起來。至于那些東夷人的尸體,也必須掩埋起來才行。現在雖然天寒地凍的,不會有什么事情,但是如果不處理,等到天氣暖和了,弄不好就會有疫病產生的。

  這一次東夷人死傷也不少,最后清點了一下,總共死了六百二十七人。相對來說,其實那邊的損失就更大一些了。

  這個時候,土地凍得大概能有一尺左右。那些士兵從村子里找來了尖鎬,一點一點的刨開了土地,然后挨個的將死去的人全都埋葬。至于那些東夷人,就干脆弄了幾個大點兒的坑,全都扔進去算了。

  沈鴻駿也跟著一起動手,眾人忙碌了幾個時辰之后,才算是把所有的尸體全都清理干凈了。此時,已然天光大亮,眾人也顧不得休息了,連忙幫著村子里的人收拾東西,讓他們趕緊撤到縣城里去。

  村民們有的并不愿意離開,沈鴻駿就帶著人挨家的勸說。如今村子里的青壯勞力已然死傷大半,守衛的軍士也沒剩下幾個。若是眾人不肯離去,東夷人再次來犯的話,只怕根本連還手之力都沒有。

  就這樣,同意走的,大家開始收拾行李糧食等東西,然后由軍士護送,一路前往縣城。而沈鴻駿也跟著到了縣城,同知縣大人商議之后,將縣衙空閑的房子借給村民們居住,暫時讓他們安頓下來。

  十八道溝離著縣城最近,這些人陸陸續續的進城,好不容易在黃昏時分,村民們全都進了縣城。

  一天的時間,縣城附近的村子已然全都知道了這個消息。一時間,各村各戶的,人人自危。駐守的軍士們,也都群情激奮,非得要跟東夷人拼命不可。

  沈鴻駿命人傳令,縣城附近的村子,爭取盡快全數扯到縣城里,這樣便于防守,不至于再次出現十八道溝這種情形。村民們已然不敢再有什么僥幸的心思,很多人都同意了搬家。

  忙碌了一天,眾人都連口飯沒吃,知縣說是要設宴招待沈鴻駿,被他拒絕了。“王大人,此次東夷進犯,只怕時日長久,以后還有的是苦頭吃呢。諭令城中住戶,各家各戶嚴禁隨意走動,并且節儉為要。一旦大軍圍城,只怕糧食都不夠吃的了。”

  王知縣連忙稱是,“大將軍所言甚是,明日一早,下官邊張貼告示,告知民眾。”

  沈鴻駿見縣城這邊已然安頓下來,就帶著沈良,還有幾個親信之人,出了縣城,迅速趕回十五道溝村。等到他們趕回來,已然是戌時中了。村子里一片寂靜,沈鴻駿來到了韓家門前,沈良上前敲門。

  天福從屋里探頭出來,“誰啊?”

  “天福,是我。”沈鴻駿沉聲道。

  天福一聽,就知道是沈鴻駿來了,趕緊去開門。

  沈鴻駿進門,一言不發,直接就去了云雪的東屋。此時大家還沒睡覺呢,云雪正在縫補衣裳,見到沈鴻駿前來,有些納悶兒的問道,“致遠,你怎么這個時候來了啊?”

  “明日一早,我派人將你們全都送到州城。昨天晚上,十八道溝被敵軍侵入,死傷慘重。今天一天,我就是過去忙這件事的。如今十八道溝的村民,已然全都搬到縣衙去了。明天,我會去跟附近這些村子的村長說,讓他們盡力配合,將村民全都撤到州城或是縣城。”沈鴻駿進屋便道。

  云雪一愣,手里的針就扎到了手上,她渾然未覺,只是看著沈鴻駿,“十八道溝?”她手上拿著的衣服,洇出了一塊紅色的痕跡。

  沈鴻駿上前,握住云雪的手,“扎手了也不知道。”他趕緊把云雪手里的針線拿到一邊去,然后沉聲道,“是,那邊死傷很多。守衛的軍士,只剩下二三十人了,村民們也只剩老弱婦孺,青壯勞力,大部分都死了。剩下的,也都是重傷,能不能救活,還不一定呢。”

  云雪眼中的淚意,無論如何也止不住了,“該死,這些該死的東夷人,為什么地震不全都把他們震死算了?”云雪恨恨的道。

  “先別說這些了,明日一早,你們全都得走,這里不宜久留。十八道溝就是血淋淋的例子,倘若還在這邊,只怕也未必能夠幸免的。”沈鴻駿握住云雪的手,很是鄭重的看著云雪,“你們必須得走,否則我和云震都不會安心,別讓我們有牽掛的上戰場。”

  “好,我答應你,明日就帶著弟妹們一起走。致遠,那村子里的人怎么辦?這么多的村子,人數眾多,如果全數撤到縣城和州城,他們要如何安頓啊?”云雪有點擔心的問道。

  “不怕,縣衙已然將空余的屋子全都騰出來了,大家擠一擠,也能住不少人。再者縣城里其實還有很多空房子的,我已然同知縣大人說好,明日便派人下去查實。有空屋的,不論出租也好,出借也罷,總之都要用來安頓這些村民。此時必須萬眾一心才行,只要咱們堅持一陣子,朝廷的援兵到了,困局可解。”沈鴻駿安慰云雪道。“我已然派人將昨晚的事情上報朝廷了,如今最盼望的,就是朝廷的援軍盡快前來。否則的話,僅憑著咱們這些人,就是守城,也是困難重重啊。

  “云霖不是說,朝廷已經同意派兵了么?為何援兵還沒有到啊?”云雪很是不解的問道。在她的感覺里,不應該是立即就派兵前來援救的么?

  “朝廷里的事情,你不懂。如今朝廷糧餉都很是短缺,況且西北與東南沿海,也時有戰事發生,朝廷兵力不足啊。”沈鴻駿嘆了口氣道。“公子,沈福派人來了。”丑時末,沈鴻駿剛剛睡下不久,門外忽然響起了沈良的聲音。

  沈鴻駿和衣而臥的,這時一聽,立即從炕上起來,“快讓人進來。”這個時候派人來,就不會是小事了。沈鴻駿立即下地點燃了屋子里的蠟燭。

  不多時,沈良陪同一人進屋,那人身上還有鮮血呢,一下子跪倒了沈鴻駿的面前,“大將軍,十八道溝半夜被東夷人襲擊。整個村子,連同守衛的軍士,死了兩百八十七人,傷一百零五人。”這人說到此處,已然滿臉淚痕了。

  “守衛的軍士去縣城報信,沈福將軍帶屬下等人出城援救。卻是已然來不及,只是斬殺了部分東夷敵軍而已,未能救下更多的人。此時將軍已然去縣城請郎中,為傷重者醫治了。村中老弱婦孺,因提前撤出,倒是并無多少損傷。”那人平復了一些情緒,將事情完完整整的說了出來。

  沈鴻駿聞言,怒不可遏,“該死,這些東夷人真是該死。你起來吧,我收拾一下,然后去十八道溝去看看。”沈鴻駿說完,就轉身回去穿戴整齊。然后同沈良,以及報信之人一起,快馬朝著十八道溝而去。

  十八道溝村子里,依然是哭聲震天。那些失去了丈夫或是兒子的人們,在這個滴水成冰的寒夜里,跪在親人已然冰冷僵硬的尸體旁邊,放聲痛哭著。

  沈鴻駿趕到時,面對的,就是這樣一個場景。看著那些痛哭失聲的人們,沈鴻駿不由得悲從中來。“大嬸,外面天寒地凍的,咱們還是盡快給死去的親人安葬吧。總得讓死者入土為安啊。”他來到一個歲數挺大的老婦人身前。

  十八道溝村的村長,是一個快六十的老人了,事發的時候,也被人護送著出村子躲避。他們家里的三個兒子,死了兩個,剩下一個受了重傷。老人經不住這樣的打擊,已然昏過去了一次。此時醒過來,卻是情緒漸漸平復下來了。見到沈鴻駿前來,老人家蹣跚上前,“沈大將軍,你可要給這些人報仇啊。”老者說著,眼淚忍不住就掉了下來。

  沈鴻駿上前扶住了那村長,然后十分肯定的說道,“老丈放心就是,我沈鴻駿便是拼了這條命,也要給死去的人報仇雪恨。只是此刻咱們不宜一味的悲傷,趕快將死去的親人掩埋,然后村子里的人,盡數撤到縣城里要緊。如今村子里已然沒有青壯得力之人,萬一對面再來人,豈不是剩下的人都要遭殃了么?”

  “知道,知道,我這就去跟他們說。”村長并沒有再說什么。這樣的事情,他們也無法去責怪任何人。守衛在這里的二百士兵,最后也只是剩了二三十人而已。其余的,全都與敵人周旋到壯烈身死,沒有一個人臨陣退縮的。

  村長帶頭,跟幾個老頭子說了,然后這些老頭子又各自去勸慰親朋好友。就這樣,大家都收起了哀痛的情緒,各自行動起來,開始預備給親人安葬。

  沈福帶來的這一千人,留下了五百人在這邊,剩下的五百人趕回縣城了。萬一這是聲東擊西之計,東夷人再去偷襲縣城,那可就壞了,所以還是趕緊回去守住縣城要緊。

  留下的這五百人,就幫著村民們,在村口附近的地方,刨開凍著的土地,將那些死去的士兵還有村里的人,全都埋葬了起來。至于那些東夷人的尸體,也必須掩埋起來才行。現在雖然天寒地凍的,不會有什么事情,但是如果不處理,等到天氣暖和了,弄不好就會有疫病產生的。

  這一次東夷人死傷也不少,最后清點了一下,總共死了六百二十七人。相對來說,其實那邊的損失就更大一些了。

  這個時候,土地凍得大概能有一尺左右。那些士兵從村子里找來了尖鎬,一點一點的刨開了土地,然后挨個的將死去的人全都埋葬。至于那些東夷人,就干脆弄了幾個大點兒的坑,全都扔進去算了。

  沈鴻駿也跟著一起動手,眾人忙碌了幾個時辰之后,才算是把所有的尸體全都清理干凈了。此時,已然天光大亮,眾人也顧不得休息了,連忙幫著村子里的人收拾東西,讓他們趕緊撤到縣城里去。

  村民們有的并不愿意離開,沈鴻駿就帶著人挨家的勸說。如今村子里的青壯勞力已然死傷大半,守衛的軍士也沒剩下幾個。若是眾人不肯離去,東夷人再次來犯的話,只怕根本連還手之力都沒有。

  就這樣,同意走的,大家開始收拾行李糧食等東西,然后由軍士護送,一路前往縣城。而沈鴻駿也跟著到了縣城,同知縣大人商議之后,將縣衙空閑的房子借給村民們居住,暫時讓他們安頓下來。

  十八道溝離著縣城最近,這些人陸陸續續的進城,好不容易在黃昏時分,村民們全都進了縣城。

  一天的時間,縣城附近的村子已然全都知道了這個消息。一時間,各村各戶的,人人自危。駐守的軍士們,也都群情激奮,非得要跟東夷人拼命不可。

  沈鴻駿命人傳令,縣城附近的村子,爭取盡快全數扯到縣城里,這樣便于防守,不至于再次出現十八道溝這種情形。村民們已然不敢再有什么僥幸的心思,很多人都同意了搬家。

  忙碌了一天,眾人都連口飯沒吃,知縣說是要設宴招待沈鴻駿,被他拒絕了。“王大人,此次東夷進犯,只怕時日長久,以后還有的是苦頭吃呢。諭令城中住戶,各家各戶嚴禁隨意走動,并且節儉為要。一旦大軍圍城,只怕糧食都不夠吃的了。”

  王知縣連忙稱是,“大將軍所言甚是,明日一早,下官邊張貼告示,告知民眾。”

  沈鴻駿見縣城這邊已然安頓下來,就帶著沈良,還有幾個親信之人,出了縣城,迅速趕回十五道溝村。等到他們趕回來,已然是戌時中了。村子里一片寂靜,沈鴻駿來到了韓家門前,沈良上前敲門。

  天福從屋里探頭出來,“誰啊?”

  “天福,是我。”沈鴻駿沉聲道。

  天福一聽,就知道是沈鴻駿來了,趕緊去開門。

  沈鴻駿進門,一言不發,直接就去了云雪的東屋。此時大家還沒睡覺呢,云雪正在縫補衣裳,見到沈鴻駿前來,有些納悶兒的問道,“致遠,你怎么這個時候來了啊?”

  “明日一早,我派人將你們全都送到州城。昨天晚上,十八道溝被敵軍侵入,死傷慘重。今天一天,我就是過去忙這件事的。如今十八道溝的村民,已然全都搬到縣衙去了。明天,我會去跟附近這些村子的村長說,讓他們盡力配合,將村民全都撤到州城或是縣城。”沈鴻駿進屋便道。

  云雪一愣,手里的針就扎到了手上,她渾然未覺,只是看著沈鴻駿,“十八道溝?”她手上拿著的衣服,洇出了一塊紅色的痕跡。

  沈鴻駿上前,握住云雪的手,“扎手了也不知道。”他趕緊把云雪手里的針線拿到一邊去,然后沉聲道,“是,那邊死傷很多。守衛的軍士,只剩下二三十人了,村民們也只剩老弱婦孺,青壯勞力,大部分都死了。剩下的,也都是重傷,能不能救活,還不一定呢。”

  云雪眼中的淚意,無論如何也止不住了,“該死,這些該死的東夷人,為什么地震不全都把他們震死算了?”云雪恨恨的道。

  “先別說這些了,明日一早,你們全都得走,這里不宜久留。十八道溝就是血淋淋的例子,倘若還在這邊,只怕也未必能夠幸免的。”沈鴻駿握住云雪的手,很是鄭重的看著云雪,“你們必須得走,否則我和云震都不會安心,別讓我們有牽掛的上戰場。”

  “好,我答應你,明日就帶著弟妹們一起走。致遠,那村子里的人怎么辦?這么多的村子,人數眾多,如果全數撤到縣城和州城,他們要如何安頓啊?”云雪有點擔心的問道。

  “不怕,縣衙已然將空余的屋子全都騰出來了,大家擠一擠,也能住不少人。再者縣城里其實還有很多空房子的,我已然同知縣大人說好,明日便派人下去查實。有空屋的,不論出租也好,出借也罷,總之都要用來安頓這些村民。此時必須萬眾一心才行,只要咱們堅持一陣子,朝廷的援兵到了,困局可解。”沈鴻駿安慰云雪道。“我已然派人將昨晚的事情上報朝廷了,如今最盼望的,就是朝廷的援軍盡快前來。否則的話,僅憑著咱們這些人,就是守城,也是困難重重啊。

  “云霖不是說,朝廷已經同意派兵了么?為何援兵還沒有到啊?”云雪很是不解的問道。在她的感覺里,不應該是立即就派兵前來援救的么?

  “朝廷里的事情,你不懂。如今朝廷糧餉都很是短缺,況且西北與東南沿海,也時有戰事發生,朝廷兵力不足啊。”沈鴻駿嘆了口氣道。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