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四百七十三章 今非昔比

第四百七十三章 今非昔比


  云雪和云霓一路小跑的回到了家,就看見錦繡正摟著母親在那哭呢。

  “好了,好了,可不興這么哭啊,當心你的眼睛。娘一聽說你有了,這就趕緊往這邊來,你爹就在家住了一晚上,然后就跟著我一起又回來了呢。好閨女,不哭啊,不哭,娘這不是來看你了么?”徐氏摟著錦繡,連聲的勸慰著。

  一旁錢明遠,還有錦繡的兩個哥哥也趕緊勸著。

  “呀,嬸子來了啊。你看我,正好去隔壁添妝了,倒是讓嬸子等著急了。”云雪這時也趕緊出聲。

  徐氏放開了錦繡,回頭看向云雪,“沒事,我這也提前沒跟你打招呼。這不你大叔回去,說是錦繡有了,哎呀我這個高興啊,就怎么也睡不著覺了。第二天就讓你叔陪著我又回來了。云雪啊,嬸子可得謝謝你,還讓你叔帶回去那么些好東西。”

  “瞧嬸子說的,不過是農家院的東西罷了,也不是什么好的。快,咱們還是進屋說話吧,這也不能站在院子里嘮嗑啊。春花春草,扶著少奶奶進屋,當心一點兒。”云雪趕緊將眾人讓到了屋里。

  徐氏剛剛就發現家里多了好幾個女孩,但是還沒想到是韓家的丫頭,只以為是村子里的姑娘,過來陪錦繡說話的。此刻聽云雪的意思,原來這幾個女孩,竟然是韓家的下人。這個讓徐氏十分的驚訝,韓家什么時候用得起下人了?

  進屋都坐下之后,如梅趕緊的去泡了茶,給每個人面前都擺了一盞。

  徐氏看著這幾個丫頭,心下暗暗驚奇。這幾個丫頭長得都水水靈靈的,行事又十分有規矩。可不像是一般從人牙子手里直接買回來的,至少也是調教了很長時間,才能有這種氣度呢。徐氏雖然心里很疑惑,但是面上卻并不露出來,只笑呵呵的跟云雪她們說話。

  “嬸子家里可好?去年東夷鬧騰著,安東那頭還行么?”云雪看向徐氏問道。

  “還好,安東那邊靠著海呢,江對面想過來不太容易,倒是沒有鬧騰的太兇險。家里一切都好,這不老大媳婦,老二媳婦也都有了,這回就沒敢讓她們跟著過來。以后有機會再來吧。”說起家里的事情,樂得嘴都合不上了。到她這個歲數,最盼望的,就是抱孫子,家里孩子越多越好呢。

  “呀,那可得恭喜嬸子還有大叔了啊,家里添丁進口的,可是大喜事呢。等著孩子生了,讓人捎個信兒來,我們得去喝滿月酒呢。”云雪聽了,也是很開心。

  錢明遠在媳婦的身邊時,一般都不太說話,錦繡那兩個哥哥,也不是話多的人,都在一旁沉默不語。云雪見這樣也不好,沒人陪著他們說話,倒像是冷落人家似的。可是今天吳家正在預備喜事,肯定也沒人能過來。董老出去了,不在家。

  云雪想了想,就讓如梅出去將董老找回來,再把含玉爹,還有倩茹爹都請過來,這樣就有人陪著錢家父子了。不多時,如梅就把人給請回來了,大家在一起說說笑笑的,倒是十分的熱鬧。

  “原本應該把我大姑還有鐘家大伯母請過來的,可是這兩家結了親,明天我表哥要娶鐘家的寶珠,如今這兩家都忙的不可開交了。嬸子,這是方姑姑,是我家的一個遠房親戚,如今住在我家呢。”云雪這邊也將方姑姑請過來,陪著徐氏說話聊天。

  徐氏打量著這位方姑姑,只覺得她長得十分好看,雖然也是有了年紀了,但是保養的很好,一看就知道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大美人。而且這方姑姑的身上,有一種說不出的氣度,和她相處,都不必開口說話,就覺得十分的舒服。

  徐氏心下驚奇,韓家如今不光有那么四個出類拔萃的丫頭,還有這位很奇特的方姑姑,感覺一下子就不平常起來了。“原來是方家姐姐,這要是云雪不說,我可不敢叫姐姐,看上去比我還要年輕嘛。”徐氏很熱情的跟方姑姑說話。

  “親家太太過獎了,親家太太也并不顯歲數,還年輕著呢。”方姑姑那是什么樣的人啊,跟徐氏說話,還不是小菜一碟么?她原本給人的感覺就是很舒服,再微笑著,就更加的可親了。

  兩個人年紀相差并不是很大,倒是也能說到一起去,不多時就姐姐妹妹聊得很熱絡了。云雪讓錦繡和云霓在這邊陪著徐氏說話,自己則是去廚房看看,安排如蘭她們準備飯菜。這可是錦繡的父母兄長上門呢,大意不得,必須得弄點兒好東西才行。

  正好前幾天州城剛剛送過來一些米面和雞鴨等吃食。云雪這陣子有事,沒工夫回州城去,福伯擔心這邊吃用的都不夠,所以派人送來了不少。云雪是個過日子仔細的,家里平日吃用也都打算的很好,這時正好拿出來一些好東西,做了飯菜招待錢家人。

  “如蘭,用板栗燜個鴨子,再用蘑菇燉個小雞。家里鹿肉、狍子肉、豬肉什么的都有,去拿了咱們多弄幾個好點兒的菜。”云雪也挽了袖子,跟如蘭她們一起動手做飯。

  “姑娘,說起來您應該把張嬸子或是張叔叫回來做菜才是。張叔原本是州城里最大酒樓的掌勺大廚,張嬸子也在那邊幫廚,手藝比起張叔來都不差呢。”如蘭一邊干活,一邊說道。

  云雪一愣,她根本就不知道這些啊。“誰跟你說的這些啊?我怎么沒聽張叔說過?”

  “這個還是張叔家的閨女秀娟說的呢,他們原本就在州城最大的酒樓,得意樓里做事,那時候家里也十分的富裕。那得意樓是前任知州夫人開的酒樓,后來知州被罷了官,所有的家產全都抄沒了,那得意樓被朝廷收去,就關了張。”

  “張叔一家子原本是知州家的下人,后來官府允許他們自己贖身,張叔夫妻拿了全部的積蓄,贖了身出來。原本想著再去別處找個活,也能養活家人了。可惜,得意樓在的時候,仗著知州夫人的勢頭,欺壓了不少人。人家一見到張叔,就知道他是得意樓的大廚,人家就不肯用他。張叔他們沒辦法,也就只好隨便找些零活干。”

  “可是去年冬天,張家的小閨女大病了一場,把家里的積蓄都花空了。張家人實在沒辦法了,這才賣身進了別院,后來被將軍送給姑娘了。”如蘭把自己打聽到的,全都告訴了云雪。她們雖然也是別院里買進去的,但是進別院時間長,這新來的張家和齊家,都不知道根底。如蘭平日里閑著沒事,就去跟張家的小閨女說話。張家的小閨女才十歲,也不懂什么,很容易就問出來了。

  云雪還真是沒想到呢,自家的下人,倒是個廚藝高超的大師傅。“你說這事兒鬧得,張叔這么好的手藝,卻跑去給我開荒去了,這不是浪費么?”云雪失笑道。“可惜啊,咱們家沒有酒樓,要不然應該讓張叔去當大廚才對。”

  云雪說到這,忽然停了下來。不對啊,她不是沒有酒樓,是以前沒往這上面想啊。縣城里,她不是有鋪子的么?去年人家租了去,就是開酒樓呢。要是有了大廚,再請個掌柜的,幾個伙計,這酒樓開起來倒也不是很困難啊。

  云雪這時眼前一亮,頗有些柳暗花明的感覺。“如蘭,謝謝你啊,要不是你打聽的細致,我還真是錯過了張叔這么好的人才呢。咱們家原本也有個酒樓,就是沒有好廚子,我也沒敢往這上頭尋思。這樣的話,等著過陣子忙完了,我還真的琢磨琢磨這個事情呢。”

  那邊春花就笑了,“姑娘,您就沒覺得,最近的飯菜比較好吃么?那都是張嬸子的功勞啊。”

  云雪搖搖頭,“我以為是你們幾個手藝越來越長進了呢。”她真是太粗心了些,竟然連這個都沒發覺啊。

  幾個丫頭都笑了,“姑娘,我們倒是跟著張嬸子學了不少,不過想要到張嬸子那樣厲害,還需要好長時間呢。”

  云雪按下了心里的激動,跟幾個丫頭一起做了十來個菜出來。正好快要中午了,該是吃中午飯的時候,于是就在屋子里擺上了酒席,大家一起吃了頓飯。

  錢家人一見酒菜如此豐盛,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。“云雪,你瞧瞧你,咱們都是自家人,哪里還用這么鋪費啊?”徐氏心里很滿意,這是韓家人看重他們,也就是看重錦繡。不過嘴上還是的說點客氣的話。

  “嬸子和兩位哥哥難得來一回,不過是幾個菜而已,聊表寸心罷了。嬸子,咱們也不用客氣了,該吃就吃,該喝就喝。到了我家,就跟你自己家一樣,咱們怎么隨便怎么來。我也不會勸人,嬸子自便啊。”云雪笑呵呵的,給徐氏夾了不少的肉放到碗里。

  “妹子,韓家的孩子都實在,到了這,真是不用客氣。你吃好喝好,咱們都隨意。”方姑姑在徐氏的身邊坐著,一邊說話,也是幫著徐氏夾菜倒酒的。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