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四百九十章 趕往州城

第四百九十章 趕往州城


  云雪換了一身簡單的裝扮,身上帶了暗器還有一柄寶劍,然后齊豹趕著馬車,送云雪去州城。那個送信的士兵,原本就是騎著馬來的,馬兒在韓家休息了一陣子,吃了些草料,倒是恢復了不少體力,所以并不礙事。

  本來云雪也是會騎馬的,不過呢,家里就這么一匹馬,平日里還有事情要用。若是云雪騎走了,家里就只能用牛車,太慢了些。而州城別院里,有不少好馬,到了那邊,云雪隨意的選一匹也就是了。

  齊豹趕著馬車飛快的朝著州城而去,傍晚時分,總算是趕在城門關閉前進了城。那個送信的士兵直接去找沈良了,而云雪則是回到了別院里。

  福伯和福嬸見到云雪,都有些驚訝,很奇怪云雪為什么會這么突然的來了。云雪對福伯說起了高驪那邊的戰況,福伯臉色一下子就變了。

  “沈良如今在哪里,他回來怎么不過來呢?”福伯有些著急的說道。

  云雪經過這一路,早已經冷靜下來了,“福伯,沈良回來,主要是搬救兵呢。這時候怕是正在跟知州大人商議著,怎么樣才能最快的把消息送到京城。你先別著急,跟我一起來的,還有一個去我家報信的士兵,他去找沈良了。”

  福嬸瞪了丈夫一眼,“行了,你趕緊讓人出門打聽一下就是。再者,這件事要不要送信進京?若是知州府送信,怕是要走兵部行文,到時候黃瓜菜都涼了。趕緊寫信給老國公,還有睿郡王比較快當。”

  福伯拍了一下自己的頭,“哎呀,我這真是腦子不好使了。得,我這就派人送信去。”他趕忙轉身走了。

  福嬸安排著云雪住到了落霞館,又趕忙張羅了一些吃食給云雪。

  “福嬸,你幫我弄幾套差不多的男裝回來,我要用。”云雪想要跟著一起去高驪,就不能還是這樣的女兒裝扮,必須換成男子的裝束才行。

  福嬸愣了一下,然后道,“姑娘,你不是想跟著一起去高驪吧?不行,姑娘可不能去啊。”在福嬸眼里,云雪就是一個嬌美的女娃娃,戰場上兵兇戰危的,可不是女娃子能去的。

  “福嬸,致遠被困,我的兩個弟弟如今生死不明,我必須過去看看的。沒事,福嬸也知道,我是會功夫的,不怕。”云雪知道福嬸是擔心自己,便連忙安慰道。

  福嬸十分清楚云雪的個性,既然她已經定下來的事情,就沒有反悔的時候。“算了,姑娘既然決定了,那老婆子便去給姑娘預備就是。只是有一件,姑娘千萬保重了才是。”福嬸說完,就出去找云雪用的衣裳了。

  別院里衣裳不缺,福嬸不多時就找出來了幾套男兒的衣裳。云雪拿了試一試,倒是還算合身。“這是哪個小子的衣裳?福嬸到時候再給人家發下去幾套,別耽誤了他穿。”這衣服倒是都挺新的,有一件略微舊些,但是也洗的十分干凈,云雪很滿意。

  “這是我家幾個小子的衣裳,男娃長得快,后來就穿不上了,我都留著呢,正好姑娘能用上。”福伯和福嬸在這邊是內外的管事,以前在國公府雖然差一些,但是家里的日子過的也很寬裕,所以三個兒子從來就沒缺了衣裳穿,自然是不會太舊的。

  云雪在福嬸的安排下吃了晚飯,然后前面就來人,說是沈良過來了。云雪趕忙到了前院,見到了滿臉疲憊,身上還帶著幾處傷的沈良。很顯然,沈良回來之后,還沒來得及休息一下呢。

  “怎么樣了?援兵從哪里調集,有眉目了么?”云雪也不廢話,直奔主題。

  沈良點點頭,“原本留在沿江五個城池的兵力有一萬,我已經派人星夜傳信,將這一萬集結到一起。另外從沈州還有隆州兩處,調集兩萬人,這兩處皆是府城,原本就屯兵駐防的,兩萬人應該不在話下。另外也送信進京了,看京城再能派過來多少援兵吧。不過這個眼下并不能指望著,時間太久了。只要集合三萬人,再加上元帥那邊的兵力,應該能夠破解東夷的圍困。”沈良把自己的打算說了一下。

  “元帥那邊的糧草尚能支撐幾日,那時我正好剛剛送到了一批糧食。這邊的援兵,大概最快也得三天能夠集結,從這到高驪的清州,還需要兩日的工夫。但愿元帥他們能夠堅持這幾日吧。”沈良怕云雪弄不懂這些,所以說的倒是很詳細了。

  云雪點點頭,“致遠沒事的,他手中還有十來萬人馬,堅守這幾日,應該不成問題。不過,東夷突然增兵,而且提前埋伏在了云震他們的前頭,這個事情怎么覺得都不太對勁兒啊?”云雪對于沈鴻駿的能力還是很相信的,她比較疑惑的,是云震陷入埋伏的事情。難道是云震太過莽撞,才會中了人家的圈套?

  沈良搖頭,“的確奇怪,當時探子來報,說是清州附近發現有東夷的士兵在活動,明明說的是幾千人而已。正巧云震離著那里不遠,元帥便讓云震將其剿滅。可是沒想到,最后傳過來的消息,竟然是云震帶領的一萬人全軍覆沒。那時剛剛得到消息,這邊就也被圍困了,之后便無法再去打探。我帶著一千人,突圍而出,回來報信,到最后只剩下八十幾人而已。”

  對于這件事,沈良也是鬧不懂。他們和東夷的戰爭,一直都是壓著對方打,幾乎沒有太大的傷亡。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東夷突然兵力大增,而且領兵的人,好像很是熟悉沈鴻駿的作戰方法一般,交手這幾次,竟然總是被敵人占了先機。

  “姑娘的意思,是咱們中間或許有奸細?”沈良腦子里驀地閃過了這樣一個念頭,然后就瞪大了眼睛看云雪。

  云雪搖頭,“我也不確定的,不過是覺得奇怪而已。對了,這次我跟你們一起去,我不放心致遠,再說,我也不信云震和天福就這樣出事了。”云雪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。

  沈良并沒有多么驚訝,對于云雪,他算是了解的。這個女孩,有一身的好功夫,帶著她去,不會拖累別人。“那好,姑娘在別院里等我的消息,最晚三日,咱們就得出發了。姑娘這幾日好好休息,養精蓄銳,到了戰場之上,怕是沒有什么機會休息的。”

  二人談完之后,沈良就離開了,他住在州城的軍營之中,那邊比較方便一些。

  沈良離開后,云雪回到落霞館中,卻是翻來覆去的久久難以成眠。云震和天福,到底如何了?是真的死了么?她的兩個弟弟,難道就這樣戰死沙場,英年早逝了?不,不可能的,韓家的男人,沒那么脆弱,他們不可能這樣就沒有了。對,一定是,他們應該還活著,只是或許會受傷了吧?

  致遠,你那邊又是什么情形么?你可千萬得堅持住了,等待援兵的到來啊。

  云雪睡不著,就坐在炕上,抱著膝蓋,身子蜷在一起,默默地出神。

  而同一時間,遠在高驪的清州城里,沈鴻駿看著外面漆黑的夜色,吩咐道。“傳令下去,時刻注意。這樣的夜晚,最是偷襲的好時機了。”

  身邊的人下去傳令,卻不多時就蹬蹬的跑回來,“稟元帥,東夷軍隊開始攻城了。東面進攻的最厲害。”

  沈鴻駿站起來,邁步就往外走,“快,都隨我出去守城。”

  眾將士聞言全都隨著沈鴻駿一起出去,來到了東城門之上。月末已然沒有月光,四周皆是黑漆漆的。隱隱約約之間,只見下面人頭攢動,看樣子人數不少。

  “放火藥箭。”沈鴻駿下令道。這樣的夜晚,對于偷襲最是有用了,要不然這些人也不可能來到附近了才被發現。不過,沈鴻駿早就有準備,沈良前次送來的火藥箭,一直都沒機會用上。這一回,倒是可以讓下面的人嘗嘗厲害了。

  于是,城上的弓箭手,紛紛換上了這種火藥箭,并且用火石點燃引信之后射出去。那火藥箭朝著下面的黑影射去,在射中敵人的一瞬間,爆炸開來。驀然間,火光伴隨著敵軍的哀嚎聲一同亮起來。

  這些火藥箭都是朝廷新研制出來的,里面放置了極易燃燒的物質,爆炸之后,便會迅速的燃燒。一批火藥箭之后,城下已然有不少的敵軍變成了火球。這些人在地上翻滾著,不停的哀嚎著。

  東夷的將領看著自己手下的士兵在火中翻滾,生氣不已,“這些大周人,太狡猾了。”跟大周交手的這將近半年來,敵軍的各種手段,讓東夷士兵吃足了苦頭。若不是這次又來了援兵,他們早就退回去了。根本就不是對手,誰愿意白白送死啊?

  “該死的,給我往上沖,沖到前面,弓箭就沒有用了。”事到如今,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了。反正今天晚上,這邊的攻城并不是最主要的,厲害的手段在后面呢。他只要帶人一直進攻就可以了,別的什么都不用管。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