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四百九十一章 云震歸來

第四百九十一章 云震歸來


  “傳令下去,四個城門都要嚴加防御,堅決不能讓敵人就這么攻上來。”沈鴻駿看著下面涌動的人群,冷靜的下令。

  而城墻之上,眾弓箭手不停地往下射箭,下面有不少人中箭受傷。當然了,下面東夷人也有弓箭手,這時箭雨亦是鋪天蓋地的朝著城墻之上射來。不過有城墻的垛口阻擋,那些飛來的羽箭,并不能進行有效的攻擊。這也就是攻城和守城最大的區別了。

  下面的人的確很多,東夷的士兵如同潮水一般的涌上前來,漸漸地靠近著城墻根兒。而一旦他們到了近前,弓箭就失去作用了。

  “元帥,東西南北四個城門處都有敵軍進攻,但是西城門處最弱,咱們東城門攻擊最強。”沈忠剛剛四處轉了一圈,才回來,便想沈鴻駿稟報。

  沈鴻駿微微皺眉,“西邊最弱?你確定么?那邊進攻的人很少?”他怎么覺得很是不對勁兒呢?“走,咱們過去看看。”說著,便從城墻之上下來,然后騎馬直接朝著西城而去。

  沈鴻駿等人來到西城,還沒等到城門呢,就發現城門處有不少人正在激戰。一方正是守城門的大周士兵,而另一方,看樣子像是高驪的民眾。“不好,果然是有奸細混進來了,快,殺過去。”沈鴻駿高聲喊道。

  而這個時候,那些高驪的民眾仗著人數眾多,已然殺死了很多的守城將士。并且在一部分人的掩護下,將城門打開了。

  城外正有無數的東夷士兵攻城呢,見此機會,如何肯放過?一下子,就從城門處涌進來了好些個東夷的士兵。

  大周的將士大部分都在城墻上防御呢,此刻變故突生,很多人連忙往下沖,卻是來不及了。

  沈鴻駿一見這種情形,掄著手中的長戟便沖了上去。沈忠等人,這時也紅了眼睛,揮舞著兵器向前沖殺。

  原本他們固守城池的話,十天半個月的,根本不會出問題。可是眼下竟然被奸細敞開了城門,敵軍一旦涌進來,那么清州城不保,他們這十萬將士,也將面臨生死這劫。可是很奇怪啊?當初他們攻占了這處城池時,里面已然沒有多少百姓了。之后所有的百姓就全都被集中看管的,那邊留下了幾千人看守呢,如何還會有奸細混進來?

  此刻已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了,眾人心中,只有一個信念,就是不能讓東夷的大軍攻進來,一定得守住了西城才行。不過,想法跟現實,終究是有很大的差距。西城門外,此刻卻喊殺聲大震,很顯然,西城門之外,才是敵軍的主力。

  沈鴻駿在四個城門之上都布置了兩萬多人,這時一部分人繼續在城墻之上射殺敵軍,另一部分則是跟在沈鴻駿的身后,共同拒敵。

  “元帥,此處太危險了,請元帥退到他處。”有將領高聲喊道。

  “此處若是不保,哪里都一樣危險,今日本帥便是戰死,也不能讓敵軍從這里進了城。”沈鴻駿手中長戟翻飛,神勇無比,那些迎面而來的東夷士兵,很多都死在了他的長戟之下。

  眾人不再言語,而是一心與敵軍糾纏。所幸,城門之下的地方畢竟不是很寬敞,敵軍也不能全數進來,所以倒是給了眾人喘息之機。但是隨著涌進來的敵軍越來越多,大周這邊的抵抗,就顯得有些無力了。

  混亂之中,眾人也只能拼命的抵抗。此刻他們的眼中,只有敵軍,腦子里只有一個信念,就是不能讓這些人闖過去。

  沈鴻駿手中的長戟,已然沾滿了鮮血,他的胳膊和腿上,也受了些傷。他的對面,是一個東夷的將領,那人手里,拿了一柄長槍,看上去,跟大周的兵器一般無二。而且,這人的槍法,也是正宗大周軍中所流行的楊家槍。

  沈鴻駿和那人斗了幾個回合,對面這人槍法嫻熟,力氣又大,兩人竟是打的難解難分。沈鴻駿心中的疑惑更甚,他自從平定東夷以來,就沒遇上過這樣的對手。這人,很顯然不是那些東夷人,反而倒像是大周人一樣。難道,大周有人投奔了東夷不成么?沈鴻駿心中忽然冒出一個念頭來。

  沈鴻駿跟面前的人打了個平手,而沈忠他們,也遇上了難纏的對手。一時間,西城門處,雙方糾纏到一起,處于膠著的狀態。

  城墻上的大周士兵,奮力的向下射箭,扔滾木擂石等物,用來阻止后面的東夷士兵進城。但是東夷的士兵真的不少,陸續不斷的涌上前來,實在是難以對付。

  驀地,在東夷大軍的后方,忽然殺出來一支軍隊。這支軍隊,猶如利劍一般,直接就插到了東夷大軍的后方。東夷的將領都在前面,后邊的士兵很顯然還沒反應過來呢,就被后面沖過來的人給碾壓了過去。

  守城的士兵也是十分驚奇,這后面沖上來的,到底是哪路的神仙啊?這個時候,忽然來了這樣一股人馬,別看不多,大概也只有一萬人左右,但是這些人的攻勢鋒銳難當,又是出其不意,一下子就把東夷大軍的后方給攪亂了。

  腹背受敵,東夷的軍隊自然是不能再繼續進攻了,很多東夷士兵開始慢慢的往兩側散開。這樣就更是給了后面的軍隊機會,這支軍隊,很快的就來到了城門之下。

  沈鴻駿也明顯感受到對面的壓力減輕了很多,心下正納悶兒間,卻見到原本守城的士兵全都沖了下來,共同抵御敵軍。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元帥,不知道從哪里來的援兵,從敵軍的后方攻了過來,這會兒已經將敵軍沖散了。”有人高聲喊道。

  這一聲,聽在大周士兵的耳中,簡直猶如仙樂一般了。眾人群情振奮,高聲喊道,“弟兄們,咱們的援兵到了,大家伙沖啊。”這一刻,眾人紅了眼的向對方攻擊著。

  東夷的將領也感覺出來了事情不對,這時連忙詢問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這人,說的竟然是大周話。

  沈鴻駿一聽便知,這人應該是地道的大周人,因為他的語音里,沒有半點兒那種番邦人學習大周話之后的生硬。什么時候,大周的將領竟然投奔了東夷?沈鴻駿心中怒意翻滾,手中長戟招招攻向對方的要害。

  “何方鼠輩?竟然做這種背棄祖宗,投遞叛國無恥之事?敗類,你有什么臉面,再說我大周的語言?”沈鴻駿高聲喝道。

  對面的人被沈鴻駿這樣一說,手下的長槍停了一下,攻勢便減了兩分。而沈鴻駿便趁著這個機會,長戟一下子扎在了那人的腿上。

  對方受傷,大喊了一聲,便掉頭就跑。沈鴻駿催馬趕上,長戟砸向那人的后背,這一下,沈鴻駿用了十分的力氣。那人橫槍在背后,想要擋下這一擊,卻被沈鴻駿的力道震得一口鮮血噴了出來。

  東夷的這將領此刻已然眼前金星直冒,他勉力握住了韁繩,催馬向外跑去。可是卻沒想到,迎面卻忽然來了一人,手中大刀朝著他便砍了來。他連忙閃身躲避,已然來不及了,腦袋剛剛躲開,可是半個身子卻被大刀砍掉了。

  東夷的這將領在馬上晃了晃,然后栽倒地上,被亂碼踩踏而死。

  沈鴻駿這時也看清了迎面而來的人,不是別人,正是云震。沈鴻駿心下大喜,“云震,真的是你么?”

  “元帥,正是末將。末將帶人援救來遲,還望元帥恕罪。”對面的人,高大威武,手中一把大刀,雄姿勃發,正是韓家的云震。

  盡管沈鴻駿心中有萬千疑問,可是眼下去不是詢問的時候,他掄起手中的兵器,引領眾人一起驅趕那些東夷的士兵。

  本來東夷的士兵就被沖散了,這會兒主將又陣亡,他們更是無心戀戰,一個個連滾帶爬的往回跑。

  云震帶來的兵力并不多,剛剛只是一股沖勁兒,這時見東夷的軍隊撤了下去,便不再去追,“元帥,窮寇莫追。”云震高喊道。

  沈鴻駿更是明白這個道理,他們如今的兵力,比起對方來,還是差了不少的。此刻的確是不宜追擊,還是守住城池要緊。“收兵,迅速撤回城里,關閉城門。”沈鴻駿高聲喊道。

  眾將士連忙都撤回了城里,然后眾人合力,將那厚重的城門漸漸閉合。

  “時刻留意,嚴防敵人再次進攻。”沈鴻駿囑咐了守城的將士幾句,然后就回頭看向云震,“你小子還不趕緊說說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那時探子來報,說是你們一萬人在野狼谷中,中了敵軍的埋伏,全軍覆沒。正巧這邊就被圍困了,我也無法再派人去打探消息。告訴我,你們是如何逃脫的?”

  云震看向了沈鴻駿,神情很是嚴肅,“元帥,我們發現,有奸細混在了咱們大軍之中。眼下還是先把奸細抓住,省得留下禍患。”

  沈鴻駿心下一凜,“你知道是誰了?”

  云震點頭,“便是這次跟著一同送糧草的差別縣知縣,王大人。”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