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五百二十一章 情竇初開 二

第五百二十一章 情竇初開 二


  書房里,云霖還是抱著云霓,兩個人相望凝視,從彼此的眼中,皆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云霓忽然展顏而笑,絕美的笑容,仿若春花初綻,“是我鉆牛角尖兒了,你我之間,十幾年的相處呢,哪里就能分得那么清楚?不管親情也好,恩情也罷,不也是情么?你心中有我,才會有情。倒是我,有些著相了。”

  沒有人可以說清,愛情的起源究竟為何,但愛情也是情,總得心中有情,才會有愛。他們之間,各樣情愫摻雜混合,想要真正分出那些是親情,那些是愛情,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。但是這樣深厚的情分積淀下,才會讓愛來的如此迅猛,讓人手足無措。

  云霓是一個聰慧的女子,對于事物的判斷,往往更加的犀利透徹。

  眼下自己已然是動心了,對于這個一同長大的哥哥,如今,她有了不一樣的情愫。而很幸運的是,眼前人對于自己一樣心動情動,這樣的幸運,多么難得。與其在那些無謂的東西上計較,倒是不如抓住手中的優勢,讓面前的人,徹底愛上自己算了。

  “云霖哥,你可不要后悔啊。韓家的女孩,都比較執著,倘若將來你后悔了,你就得當心我的手段了。我韓云霓,絕對不允許背叛,我寧可玉石俱焚,也絕對不會讓我的男人,有機會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呢。你千萬要想好了,眼下反悔,還來得及。”

  云霓挑眉,鳳目之中,有著與她容顏氣質并不相襯的狡黠與狠戾。這樣矛盾的感覺,卻讓她成了謎一樣的女子。這樣的女人,讓任何男人見了,都忍不住要沉迷其中的。

  云霖的心,猶如被重物擊中,劇烈的跳動著。眼前這個謎一樣的女孩,值得他用一生去探索,相信,未來的漫長歲月里,他不會再孤單了。

  云霖傾身,漸漸地靠近了云霓,兩個人之間,已然沒有任何的間隙。“好一個玉石俱焚。放心吧,我不會給你機會的,也絕對不會背叛你。未來的日子里,你我一起攜手,笑看天下。”云霖的唇,貼在了云霓的紅唇之上,輕聲呢喃著。

  四唇相貼的美妙,瞬間吸引了兩個初識情滋味的年輕男女,兩個人都無法拒絕這樣的誘惑,便忘情的投入到唇舌纏綿之中。

  良久,兩個人才氣息不穩的分開。云霓雙頰紅透,眼神迷離,渾身發軟,若不是一直被云霖摟在懷里的話,只怕這時候早就跌坐到地上去了。

  而云霖也好不到哪里去,情竇初開的男孩,心中狂肆的情潮,幾乎將理智湮沒。此刻看著面前人兒,云霖全身上下都在叫囂著,想要汲取更多的美好。

  他深吸了一口氣,勉強壓抑下心中的狂熱。云霓還小,若是他再有別的舉止,怕是會嚇壞她的。不急,慢慢來,他們有的是時間,未來的日子里,他們有機會纏綿一輩子。

  想到此處,云霖便用力的將云霓摟在了懷里。一直都空蕩蕩的心,忽然充盈了起來,幾年來的孤獨落寞,在這一刻已然遠離。未來,有她相伴,自己將不再孤單。

  “云霓,留下來陪我吧,這幾年,我真的很孤單。”云霖悵然長嘆,榮華富貴的背后,誰人能知,有多少孤單寂寞。

  云霓忽然感覺心中大慟,云霖那樣滄桑的語調,哪里是一個年方十六,朝氣蓬勃的大男孩應該有的?離開韓家的這幾年,云霖的經歷,必然包含了太多。才會讓他有如耄耋老人一般,發出如此蒼涼孤寂的感嘆。

  云霓伸手,捧住了云霖的臉頰,目光與他對視,“不管過去你經歷了什么,都已經是過去。未來的日子里,有我陪你,絕對不再讓你如此孤單。今生今世,我愿意一直陪著你,我們一起老去。”

  不是什么甜言蜜語,也沒有多么情深意切。只是平淡的話語,沒有任何波瀾的敘述,卻讓云霖的心中,一下子溫暖了起來。“云霓,云霓,我真傻,我竟然錯過你這么長時間。天,若不是我這次中毒,是不是我們兩個,就這樣擦肩而過了?”

  云霓笑了,雙手放開了云霖的臉頰,繞到了他的脖子后面,讓云霖的頭,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。“我也不知道,我們兩個,會不會錯過。但是如今我們已然相許,我便不會去糾結這些。我只愿意,從今天開始,與你攜手,陪你一路走下去。無論刀山火海,無論貧窮富貴,我都愿你陪著你,不離不棄。”

  或許,早在不經意之間,情意已然深埋了,只是并沒有被察覺而已。否則,她不會在云霖昏迷之時,毅然拋卻了女兒家的矜持與顧慮,用那種方式去救他。

  倘若,那日昏迷的不是云霖,而是另外的男子,她還會用那種方式,去救人么?云霓在心里問自己,答案是,她不會。那時屋子里有的是旁人,她絕對不會自己來做的。所以,或許那時候,她的心里,就已經有了眼前人了,是不是?

  云霓的話,聽在云霖耳中,比任何的情話都動人。有一種陌生的情緒,從心底滋生,讓他的眼中,有些酸澀,“好,我們一起走。無論刀山火海,無論貧窮富貴,從此攜手,不離不棄。”

  云霖抓住了云霓的手,兩個人的手互相交握在一起,“這一雙手,我抓住了,永遠不放。”云霖神情鄭重,猶若誓言。

  書房里再次寂靜無聲,良久之后,云霖才道,“來,咱們兩個一起,給大姐挑嫁妝吧。”

  于是,云霓便窩在云霖的懷里,兩個人就這樣靠在一起,然后幫云雪挑著嫁妝。從那些冊子里,尋找出適合的東西,然后云霖便握著云霓的手,兩個人一起將其記錄下來。

  偶然的對視一下,彼此含著濃情的目光,便會糾纏到一起,再也分不開。目光癡纏之中,人也漸漸靠近,然后,便是一番濃情纏綿。

  這樣的辦事方法,很顯然效率太差了,整個一上午,兩個人也沒能選出幾樣東西來。等到外面有人稟報,說是午膳已然備好了,他們兩個才回過神來。看了看紙上才寥寥五六件東西,云霖也覺得有點兒抹不開了。

  “算了,下午咱們再來挑吧,先去吃東西,填飽肚子。”云霖將桌案上的東西都收拾了起來,牽著云霓的手往外走。“雖說是秀色可餐,我看著你便不覺得餓了。不過,總不好讓你也跟我一起餓肚子的。”云霖故意在云霓的耳邊這樣說道。

  云霓原本熱度消退的臉頰,再次紅了起來,“不許胡說了,當心讓人笑話的。”

  “笑話?哪個敢笑話你?”云霖挑了下眉,狂傲的說道。

  云霓撲哧一下笑了出來,“別說,你這個樣子,還真有幾分俾睨天下的架勢呢。”眼前人,是皇子,是郡王,或許,將來還有可能再進一步。這樣的身份,讓他的氣質里,多了一些狂傲和霸氣。平常與親人的相處或許還看不出什么,但是面對旁人,這種氣勢就會自然的流露了。

  兩人牽手并肩,從書房里出來,到了外間用午膳。桌子上擺了好多的吃食,十分的精美。云霓看了看,有幾樣菜并不適合云霖如今吃,便讓人撤了下去。剩下的,都是比較適合云霖吃的東西,一般以湯品為主,他現在還應該多喝一些湯水。

  屋子里伺候的幾個婢女,都瞪大了眼睛看向從書房里走出的兩個人來。王爺怎么會牽著韓姑娘的手的?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  云霖在書房的時候,從來都不許別人進去伺候,所以剛剛書房里的事情,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情的。只是這時看到韓姑娘臉上紅紅的,王爺的目光一直黏在韓姑娘的身上,片刻不離。兩人這個樣子,明眼人一看就曉得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屋子里四個婢女,有兩個連忙上前伺候云霖二人用餐。另外兩個,卻是心事重重,動作慢了半拍。

  后面的這兩個,都是十五六歲的年紀,長得十分美麗。她們都是沈寧嫣給云霖挑了伺候的,這兩年一直都在王府里。這兩個仗著自己的長相好,心里便有了些不應該的念頭。

  云霖的長相十分出眾,又是個王爺,這樣的人品相貌,在京城里自然是很受歡迎的。京中不少千金小姐,都惦記著云霖呢。

  家里這四個婢女,另外兩個年紀大一些,長相上也不出眾。自然就沒有太多的心思,只是一心的伺候云霖,等著歲數大了放出去嫁人就好。可是這兩個歲數小,又長得十分美麗,總覺得皇后娘娘將她們放在郡王的身邊,就是為了留著做通房丫頭的。

  能夠做郡王的通房,那可是比一般人家的姨娘還要強上百倍呢。兩個人都野心勃勃的,一直都在找機會接近云霖。

  可是云霖對待她們,從來就沒有什么特別的,除了平日里端茶倒水之外,近身伺候的活,從來都不用這些婢女。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