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五百五十七章 拜見 一

第五百五十七章 拜見 一


  婚姻講究的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雖說沈鴻駿和云雪早已經情投意合,但是等到論及婚嫁時,也必須得走這些程序的。

  沈鴻駿的父親沈瑄,被皇帝處罰閉門思過,而國公夫人云氏,更是一門心思的破壞沈鴻駿這門親事,所以這夫妻倆根本就不可能出面給沈鴻駿操辦親事。

  云雪這邊,父母雙亡,只有一個師父董老,卻也年歲太大了,操勞不得。

  雖說之前有皇后娘娘做媒人,向沈家提了親。但是皇后娘娘鳳體貴重,宮中事情也不少,自然是不能真的幫著忙活親事了。

  沈鴻駿思量再三,打算還是請鐘家人充當媒人,在中間幫忙張羅著。他把自己的想法跟云雪說了,云雪倒是也贊成。“也好,鐘家大伯母和我們最是親近,不如就求她做媒人,兩下都認識,也方便些。”

  接下來,又商量著要去京郊見一見沈鴻駿的祖父母。這時,云霖在旁邊說道,“大姐,三哥,明日咱們一起去吧。我也有好長時間,沒有見到外祖父和外祖母了。”

  云霖的話一出,沈鴻駿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倘若自己只帶著云雪去莊子上,怕是會讓人覺得云雪不夠端莊矜貴。倘若是韓家人一起陪著云霖去莊子上,就等于是云霖帶著養父母家的兄弟姐妹,去拜見長輩,這樣也能好一些。

  沈鴻駿有些感激的看著云霖,“是我想的不夠周到了,多謝。”

  “表哥不是想的不周到,表哥只是太著急成親娶媳婦,忘了規矩了。”云霖笑著取笑沈鴻駿。

  屋子里一眾人等,全都笑了起來。就連如蘭和春花等人,都抿著嘴偷偷的笑著。云雪被眾人笑的有點抹不開了,臉上紅紅的,杏眼瞪了沈鴻駿還有云霖兩下。

  董老笑了笑,然后輕輕地咳嗽了一下,才道,“明日我跟你們一起去,多少年沒見到林師妹了,也該去見一見。”

  董老的話,眾人都有些疑惑了。“師父,你說啥?哪個林師妹?您不是說,師門就剩下您一個了么?”云雪很是奇怪的問道。

  沈鴻駿這時,卻想起來,祖母就是姓林呢,難道董老是祖母的師兄不成?

  董老笑了笑,“鴻駿祖母,娘家姓林。林家與我的師門,有些淵源,后來她便稱我為師兄,但并不是師門的弟子。所以我才說,如今師門中,也只有我一人了。”董老看向沈鴻駿,“你的祖母,當年也是叱咤風云的江湖俠女,嫉惡如仇,行俠仗義,江湖上人人敬仰呢。”

  沈鴻駿對于祖母當年的事情,知道的并不多,這下就非得跟董老打聽不可。不過董老卻是搖搖頭,“都是些陳年舊事了,我這記性漸漸不如從前,很多事情都記不住了。算了,不提也罷。”

  眾人倒是怎么也想不到,董老和沈家還有這樣的淵源,但是看董老不太愿意提及當年的事情,眾人也就不再問了。

  眾人商量好了,第二日,也就是十月二十九,一起去城外的莊子,去見沈鴻駿的父母。

  第二日一大早,大家伙就全都準備妥當了。等到沈鴻駿一來,眾人便一同出門上了車,朝著城西而去。

  如今京城的秩序已經恢復了,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,面上帶著微笑,一個個安靜從容的走著。誰也想象不出,就在幾天前,整個京城還處于戒嚴的狀態呢。

  沈家的莊子,就在西城外,馬車出城走了大概半個多時辰之后,終于看到了大片的村莊。這里,就是沈家的莊子了,也是沈家兩位老祖宗,常年居住的地方。

  沈鴻駿和云霖騎馬在前面帶路,云震和云霆云雷在后面跟隨,然后才是幾輛馬車,一同進了莊子。

  路邊嬉鬧玩耍的孩子們,在見到沈鴻駿時,一下子就高興了起來。“呀,是三少爺來了呢。快,快點兒回去告訴梁大管事,就說是三少爺回來了。”一個歲數大一些的男孩,趕忙喊道。

  于是,有兩個十歲左右的男孩,便飛奔跑去報信了。而那個歲數大一些的男孩,便帶領著那些原本還在玩鬧的孩子們,恭恭敬敬的站在了路旁,朝著沈鴻駿等人行禮。“三少爺。”

  沈鴻駿看了看他們,點點頭,“待會兒去找我,給你們帶了很多好吃的回來。”這里是沈鴻駿的生長之地,對于這些孩子,沈鴻駿是由心的喜歡。每次回來,他都會帶上好多的糖果點心,分給莊子上的孩子們吃。

  一聽說有好吃的,孩子們就歡呼起來。然后那個年紀大的男孩便虎著臉訓他們,“沒見到三少爺帶客人來了么?沒個眼力見兒,趕緊先去一邊兒玩,先讓三少爺帶著客人進去再說。”于是,一群孩子全都規規矩矩的站好等著車子過去。

  沈鴻駿也沒有再廢話,領著后面的人,一路朝著莊子的最中間走去。這個莊子上,住的都是沈家的佃戶和仆役,他們在見到沈鴻駿時,都很是恭敬的行禮問好,然后站在一旁等著車馬經過。

  莊子的正中間,有一座很大的宅院,比韓家在村子里的那棟宅子還要大出去兩三倍呢。宅院很是古樸,青磚瓦舍,沒有濃艷的色彩。就連一些廊柱等,也僅僅是刷了桐油,并沒有別的顏色。整個宅院看上去,十分自然,讓人感覺很舒服,不會咄咄逼人。

  云雪幾乎是一眼就喜歡上了這里,這種感覺,跟家里差不多呢。比起京城里那些美輪美奐的房子,云雪倒是覺得,這樣的宅院,多了幾許人情味兒,少了些束縛與不自在。

  此刻,宅子的大門敞開,門口站了好多人。上次見過的梁嬤嬤,站在一個五六十歲的男人身邊,兩個人正面帶微笑的看向了迎面而來的沈鴻駿一行。

  等到沈鴻駿和云霖從馬上下來,梁嬤嬤和那個男人便領著所有人都跪下來磕頭,“奴婢等見過王爺,三少爺。”

  云霖趕緊擺手,“梁大管事,嬤嬤,快點起來吧。本王是晚輩,如何受得你們這樣的禮?”

  一眾人等這時才起來,“不知道王爺和三少爺前來,莊子上也沒預備什么,還望王爺見諒。”梁管事連忙說道。

  “本王只是有一陣子沒能見到外祖父和外祖母了,正好表哥回京,將本王的兄弟姐妹也一起帶來了。今日便一同過來拜見二位老人。”云霖這話,其實就是暗中指點梁管事,云雪也跟著來了。

  梁管事是什么人?一下子便聽出來了云霖話中的意思。王爺的兄弟姐妹,說的自然是遠在東北養父家里的孩子了。也就是說,三少爺的心上人,一起跟著來了。這可是不得了,未來的少奶奶來了,今天可得好好伺候呢。

  這時如蘭從車上跳下來,然后回身挑開簾子,伸手要扶云雪下車。

  梁嬤嬤之前是見過云雪的,又如何會不認得?她趕忙帶人上前,將云雪扶下來。“老奴見過韓姑娘。”這韓姑娘,將近一年未見,倒是又美麗了幾分。

  “勞煩梁嬤嬤了。”云雪朝著那梁嬤嬤點點頭。

  后面的車上,錦繡、云霓、云霞等人也都下來了,還有方姑姑和福嬸。梁嬤嬤不認識方姑姑,但是福嬸卻是熟悉的。眾人見面,都十分的親切。

  沈鴻駿來到云雪的面前,當著眾人的面,伸手扯著云雪的手,“走吧,跟我一起去見見祖父祖母。”

  云雪忽然心里有點兒打鼓了,這就是要見親長了么?致遠的爺爺奶奶,會喜歡自己么?倘若他們不喜歡自己,該怎么辦啊?“致遠,我有點兒擔心。”云雪小聲的說道。

  沈鴻駿挑眉,好笑的看著云雪,“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么?現在擔心什么?放心吧,祖父母都是很和藹的人,只要是我喜歡的,他們也會喜歡。我敢保證,你見了祖母之后,一定會和她特別投緣的。”沈鴻駿用力握住了云雪的手,安慰道。

  云霖這邊,卻不好扯著云霓,畢竟他們兩個還沒敢公開呢。于是便扭頭對云霆他們說道,“好好扶著董老,當心腳下。云霓,你自己也當心些。”關切之意,溢于言表。

  眾人一同,來到了前院的正房。在就有丫頭挑開簾子,等候眾人進去了。里面的屋子十分寬敞,繞過屏風之后,就見到兩個歲數都在六十多的老人,坐在上首,正帶著微笑,又有些激動的看向這邊來。

  云霖和沈鴻駿緊走兩步,來到二位老人的面前,一下子便跪倒在地。“孫兒見過祖父祖母。”“外孫見過外祖父,外祖母。”

  “好,好,都起來,快起來,過來讓我瞧瞧。”老國公有些激動,趕忙讓孫子外孫起來,然后便拍拍身邊的位置,讓他們坐到身邊來。

  “外祖父,外祖母,外孫帶了兄弟姐妹過來呢,讓您二老瞧瞧。”云霖挨著老國公坐下,然后擠眉弄眼的對著老國公和老夫人笑道。

  兩位老人一下子回過味來,“快,過來讓我們瞧瞧。”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