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六百四十三章 撐腰 一

第六百四十三章 撐腰 一


  沈家的幾位長輩聞言,卻是心中不由得暗暗嘆氣。這個沈瑄,真的是鼠目寸光,難當大任啊。若不是他有個好祖宗,有個好妹妹,有個好兒子,這樣的人,怕是連一般百姓都不如呢。

 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,各自搖頭嘆氣。然后在同一時間又點了點頭,意見達成一致,那就是待會兒要盡量的護著沈鴻駿的妻子。

  沈瑄是沈鴻駿的爹,他可以隨意的得罪沈鴻駿,但是作為沈氏的族人,這些人可是不敢得罪沈鴻駿的。沈鴻駿對自己的妻子有多么愛護,眾人都是有所耳聞的,倘若日后他得知眾人曾經聯手對付韓氏,只怕整個沈家都能鬧翻了天。

  作為識時務的人,他們可是沒必要攙和到這父子二人的斗法中去。或者說,他們只需要跟著實力強的一方即可。即便是得不到好處,也不會把自家拖下水的。

  “瑄兒,你這樣做,可是知會你的父母了么?這種事情,該讓你爹娘回來主持吧?”三堂叔還想勸一勸沈瑄,希望他能夠及時回頭。

  沈瑄聞言搖頭道,“父親母親都在城外的莊子上住著,來回的不方便。等侄兒處置完韓氏,派人去告訴父母一聲即可。”他也不是傻了,就憑著父母那樣愛護沈鴻駿和韓氏那個賤人,讓他們回來,那自己的目的還能達成么?

  三位長輩再次嘆氣的同時,也堅定了維護韓氏的決心。就這樣的人,實在是不配做沈家的家主了,以后,還是盡量向沈鴻駿靠攏吧。

  正在三人嘆氣之時,外面忽然有仆從來稟報,說是睿親王攜王妃,還有忠勇伯夫人,一同來到了國公府。

  沈瑄等人聞聽此言便愣了,那三個歲數大的人當下就明白了,這是沈瑄捅了馬蜂窩,人家上門來找碴來了。睿親王的王妃,同樣出自韓家,與韓氏可是親姐妹呢。這回,看來沈瑄要吃虧了。

  “走吧,咱們也不能在這里見王爺,還是去前院正廳吧。王爺駕到,若是輕慢了,可就是大事情了。”大堂伯站起來,一邊嘆氣,一邊往外面走去。

  沈瑄這時也回過神來,心下曉得事情不妙。也奇怪了,韓氏不是剛剛從外面回府的么?如何這么快的時間,就遇到了睿親王和王妃?有這兩位撐腰,今日怕是很難再懲處韓氏了。沈瑄心中暗恨,卻是無可奈何,只能帶人急忙來到了國公府大門前。

  “不知王爺駕臨,有失遠迎,還請王爺王妃恕罪。”沈瑄帶人,趕忙上前行禮道。因為他是云霖的舅舅,雖然云霖貴為王爺,卻每次見了沈瑄都客氣隨和的很。這一次,沈瑄也就托大,并沒有跪下相迎。

  云霖瞪了一眼沈瑄,心中的怒火真的是有些壓不住了。看著向自己躬身施禮的沈瑄,還有他身后跪著的那些人。云霖深吸一口氣,然后才道,“國公爺免禮吧。”看在母親的面子上,不跟他一般見識。

  云霖就這么冷著臉,徑自從眾人面前走過,一路來到了前院的正廳之中。云霓陪在云霖身旁,錦繡和云雷跟在其后,眾人就這么進了國公府。

  等到云霖一行人進去了,國公府門前的眾人這才起身,趕忙的跟著進了府里。

  云氏那邊也接到了消息,這時急急忙忙的趕到了正廳中,見到云霖,云氏趕忙含笑相應,“原來是王爺來了,快,王爺請坐吧。”她自持是云霖的舅母,是長輩,故而只是含笑打招呼,卻并沒有上前行禮。

  云霖身側,王府的長史這時卻怒道,“見了王爺,竟然連禮都不行,這就是國公府的規矩不成?”

  云氏愣了一下,此時才發現云霖面如寒霜,完全不見平日里的溫文隨和。“臣婦云氏,見過睿親王。”云氏不是傻子,只是平時囂張慣了而已。如今這個情勢,她哪里還敢托大?連忙正正經經的向著云霖和云霓行禮。

  云霖也不理云氏,扯著云霓就坐了下來。正好沈瑄等人也都進來了,云霖便開口道,“把沈鴻驄兄弟三個叫上來,本王有事情要問他們。”

  云氏這時也明白了,云霖前來,肯定是來幫云雪出氣的。這個認知,讓云氏十分惱火,再看看隨云霖前來的,根本就沒有云雪,云氏就覺得心里憋悶的慌。

  “王爺,今日驄兒他們在外面被人打了,如今正在養傷呢。怕是不能出來了。”云氏低聲道。

  “來人,去把沈家的三位公子帶來,若是真的動彈不得,抬來也成。”云霖才不理云氏呢,扭頭對身側的長史吩咐道。

  當時云霓派人送信,說是有人要在侯府鬧事,云霖當即便帶了不少的衛士前來,這下子,倒是用上了。這時便有人領命,出去帶人了。

  云霖看著沈瑄和云氏,還有那幾位沈氏的族人,“今日本王的妻姐從城外歸來,在西大街上,碰到了沈家的三位公子。府上五公子,出言不遜,當街侮辱本王妻姐。這件事,本王要國公爺給本王、王妃,還有忠勇伯府,一個交代。”

  雖然云霖平日里總是溫和可親的樣子,讓人看著好像沒什么架子似的。可是如今他板起臉來,那一身的氣勢便顯現了出來。畢竟是鳳子龍孫,皇室的血脈,威儀凜凜,讓人不敢直視。

  沈瑄心下一凜,面對云霖,竟然比面對永徽帝時,還讓他心中忐忑。他勉力保持鎮定,“王爺有所不知,犬子便是被韓氏所打傷的。韓氏乃是沈家兒媳,竟然不顧手足情意,當街打傷犬子。這件事情,本身便是韓氏有錯的。”

  云霖聽到沈瑄如此說,不由得冷笑,“國公爺可真是斷章取義的高手啊。本王妻姐是動手打了五公子不假,可那是五公子出言侮辱在先。國公爺怎么不教訓自家兒子,反而倒打一耙,惡人先告狀起來了?”

  “于公,本王妻姐韓氏,乃是當朝靖安侯的夫人,超一品外命婦。沈鴻驄不過是無官無階的平民一個,竟然當街侮辱朝廷命婦,乃是目無尊上,大逆不道。”

  “于私,韓氏乃是國公府三公子沈鴻駿之妻,是沈鴻驄的嫂子,長嫂如母。沈鴻驄對嫂子出言不遜,污言穢語羞辱嫂子,乃是悖逆人倫,其心可誅。”

  “這樣的人,只是出手教訓一二,實在是太便宜他了。若是本王遇上,定然將其扭送至順天府,從重懲處。令郎惹出禍事來,國公爺不責罰管教,反而派人前去侯府鬧事,這又是為何?”

  云霖盯著沈瑄,字字句句指責沈鴻驄的罪行。等到云霖說完時,沈瑄的額頭和后背已然盡是冷汗了。

  沈瑄此時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辯駁了,一直以來,對于云雪,沈瑄總覺得她不過是一個鄉野丫頭,上不得臺面。韓家也不過是泥腿子出身,雖然得了個伯爵,可是根基淺薄,不值一提。他卻是忘了,韓家的背后,還有云霖這親王撐著呢。如今惹了韓家,云霖自然是要出面的。

  偏偏云霖所言,字字句句皆在理上,讓人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來。

  正好此時,王府長史已經帶著沈家三兄弟來到了廳中,沈鴻駱還好些,并無損傷,沈鴻驍的嘴唇依舊腫的老高,撅撅著。而沈鴻驄,則是捂著肚子彎著腰,被別人攙扶進來的。

  “韓氏惡毒,將我兒子打成此等模樣,這樣惡毒的女人,如何能做我沈家的媳婦?就應該將其逐出沈家才是。”云氏本來就是個不會忍耐的,這時見到兒子的模樣,心疼的不行,也顧不得什么了,直接便嚷嚷了出來。

  沈瑄等人在聽到云氏的話之后,心道壞了。云氏這話一出,怕是云霖更加的惱怒了。沈瑄這時也顧不得什么,連忙跪在地上道,“王爺,犬子只是一時糊涂,才會犯錯的。內子近日病勢沉重,神智不清,胡言亂語。還望王爺看在一家子骨肉親情的份上,放過他們母子吧。”

  “一家子骨肉親情?國公爺跟誰一家子骨肉呢?靖安侯乃是國公爺親子,國公爺對待他,怎么不說是骨肉親情?韓氏乃是靖安侯的妻子,沈家的兒媳,國公爺對待他們,為何不說一家子骨肉?”云霖扯起嘴角,冷嘲道。

  “靖安侯夫人,身懷有孕,懷著沈家的后代香煙,卻被這三兄弟氣的動了胎氣,如今只能臥床不起。怎么?國公爺,那可是您的孫兒呢,您怎么不說是一家子骨肉?”這時,云霓也開口說了一句。

  云霓這話,在廳中眾人的心里掀起了驚濤駭浪,就連錦繡和云雷,都失聲喊道,“大姐動了胎氣?”

  而云氏和沈瑄則更是驚訝了,沈鴻駿成親月余,便帶兵出征,這么短的日子里,難道就能有了不成?

  “不可能,不可能的。她怎么就會那么容易便有了身孕?定然是假的,假的。”云氏這時忽然尖叫道。“她要是有了,為何不來報喜?這個時候才說出來,定然是假的。”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