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六百八十九章 離開家鄉

第六百八十九章 離開家鄉


  清明祭祖之后,云雪他們回鄉的目的也就算是達到了。云霖、云震、沈鴻駿等人,都是皇命在身,不能再繼續耽誤下去了。于是,便定下來,三月初六,動身返京。

  此次回京,董老和云霞、大公主,還有云雷全都沒有跟著回去。云雷是要留下來監管祠堂、學堂還有父母陵墓的修建,而董老和云霞大公主,則是實在懶得回京了。

  云霞在見到那幾只老虎之后,哪里還肯再離開?她在京城最惦念的,就是這幾只老虎了,如今回來好不容易見到它們,她才不要再次離開呢。

  董老則是身體不好,不想再來回的奔波了。對于他來說,不定哪天就閉了眼,他可不想老在了京城。就是死了,也得死在家鄉的這片土地上才行。

  大公主則是跟著云霞把性子養的野了,她喜歡這里,覺得村子里沒有那么多的規矩束縛。再者村子里那么多孩子,大家在一起玩的很開心,她不想回京城去了。

  云霖和云霓在勸說了大公主無果之后,也只能留下幾個人,照看著大公主了。另外也囑咐所有人,只管大公主叫清兒,就說是云霞的義妹而已,也省得把大公主的身份泄露出去了。

  反正有董老在家看著呢,其實也不用太擔心的。就這樣,大公主便留在了村子里,跟云霞一起,每日上午看書寫字,下午出去玩兒。

  三月初六一早,韓家和鐘家的門口,排著一溜的馬車。云雪等人從屋子里出來,同前來送別的鄉親們話別之后,便上了馬車。紅絹抱著沈昉先上車了,云雪回頭,看了看后面依依不舍的親朋,不由得也是眼中發酸。

  “大叔,嬸子,都回去吧。我們若是有工夫,還會回來的。”云雪朝著倩茹爹和倩茹娘說道。“東西我會幫著送給倩茹的,告訴她,家里一切都好。”

  另外一邊,韓月娥扯著玉姝的手,也是萬分的舍不得。“這回你們要跟著云雪他們去西北了,此一去也不知道啥時候回來。若是有辦法,就經常往家里送個信什么的,也讓我們曉得,你在那邊過的好不好。”

  韓月娥說著,眼淚就有點止不住了。這是她一直疼著護著的閨女,眼下分開,她哪里能舍得?“娘也不圖別的,只要你能過得好就行了。”

  沈忠就在玉姝的旁邊,懷里抱著小躍文,“娘,您放心就是,我一定會對玉姝好的。等著我們從西北回來,倒時候我帶玉姝來看您還有爹。”

  這邊,美玉和寶珠也都勸著韓月娥,韓月娥拿了帕子擦擦臉,“好了,都上車吧,別耽誤了時辰。娘沒事,娘就是有點兒舍不得,不要緊的。”她忙扯出抹笑容來,安慰著玉姝。

  玉姝這邊也是哭的稀里嘩啦了,“娘,您一定要多保重。還有我爹,他歲數大了,別讓他總是操勞著了。鋪子那頭,干脆就交給大哥和二哥去管著算了,讓爹爹回家來養老。”

  不管女兒說什么,韓月娥都是點頭答應著,“好,好,娘知道了,娘去跟你爹說。”

  時辰不早了,前面的人已然全都上了馬車。沈忠趕忙催促玉姝也上了車,然后沈忠騎著馬,跟在馬車的旁邊。

 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從村子里往外走,村子里的鄉親們,也都跟在馬車的后面,一起送他們出了村子。

  “諸位鄉親,都請回吧。他日云震還會再回來看望諸位的,請諸位不要再送了。”云震騎在馬上,朝著身后的眾人拱了拱手,口中說道。

  眾人這時,便朝著云震他們揮揮手,“一路平安,要記得常回來看看。”

  馬車來到村子外的大路上,就比較好走了。村子外駐扎的那些將士們,這時全都整齊的列隊,站在路邊,“恭送大都督。”他們,都曾經是沈鴻駿的下屬,跟著沈鴻駿平定東夷之后,留在了這邊的。

  沈鴻駿點點頭,“諸位,沿江百姓的安危,就拜托你們了。還請諸位用心,保家衛國,護住咱們腳下的土地還有背后的鄉親們。”沈鴻駿說著,也在馬上朝著眾人拱手行禮。

  那些將士們全都挺直了身子,高聲道,“守土衛國,報效朝廷,乃是我輩兒郎應盡之責。請大都督放心,吾輩定不負都督所托。”

  沈鴻駿再次點頭,“好了,諸位都回去吧。沈某告辭了。”說完,沈鴻駿便打馬前行。

  身后,一干將士們,依舊站的筆直,目光注視著一行人漸漸遠去。

  云雪坐在馬車里,把眼中的淚水擦掉了。“真想留在家里,哪也不去了啊。”她感慨道。

  “雪兒,等著兒子長大了,咱們就回來,我陪你回來住著。”馬車外,響起了沈鴻駿的聲音。

  云雪掀開簾子,向外看去,正好跟沈鴻駿關切的目光撞到了一起。“雪兒,別難過了,我答應你的事情,一定會辦到的。”沈鴻駿輕聲安慰道。

  云雪點點頭,“好,我等著那一天。”心里的愁緒,因為沈鴻駿安慰的話語,而略微淡了幾分。

  兩個人正說話間,后面忽然陣陣馬蹄聲傳來。聽那個動靜,好像有不少人,正急速的狂奔而來。

  沈鴻駿神色冷凝,扭頭看向身后,“我去看看,你們先走著。”說話間,便調轉馬頭,去后面查看了。

  云震和云霖自然也察覺了,二人同樣調轉馬頭,跟沈鴻駿一起,看向后面奔來的一隊人馬。

  那些人漸漸來到了近前,其中一人,身上穿著官服,“下官是長白縣的知縣,聞聽王爺與侯爺在此,特來拜見。”那人急忙說道。

  云震等人回鄉,并未大張旗鼓的行事,沿路也不曾知會各地官府。他們回到村子這么長時間,除了同村里人相見敘舊之外,就是在家里閑著。所以盡管他們回來的時日不短了,可是當地官員并不知情。

  還是當地守將拜會沈鴻駿之后,正好碰巧進城,就跟縣城的守將說起來,然后縣衙的人才知道的。這長白縣的知縣一聽說王爺還有靖安侯,忠勇伯都在十五道溝村子呢,就趕忙帶了縣衙中的一應屬官前來拜會。

  沒想到他們來到,就見到村子里的人,都在村口張望呢。打聽之下,才曉得人家剛剛離開。這知縣心里后悔的不行,趕忙帶人攆了上來。

  云霖見這人滿臉的汗水,知道他可能是一路狂奔而來的。“知縣大人無需客氣,本王此次前來,只是私事,無關公務。多謝大人盛情,前來相送,本王心里感激。”

  那知縣這時已經從馬上下來,他騎著馬從縣城里一路狂奔而來,這兩條腿都有點兒發軟了。這時連忙跪在了云霖的馬前,“下官該死,王爺今日要離開了,下官才來拜見。實在是失禮,還請王爺寬恕。”

  這知縣心里真的是后悔透了。你說這叫個什么事兒啊?自己管轄之下,來了王爺侯爺伯爺的,他竟然半點兒不知情。這是多好的機會啊,要是自己早點兒知道了,提前過來拜會,是不是就能跟這些貴人攀上關系了?那樣的話,他將來還怕沒有好前程么?

  這十五道溝村的人也是可惡,這么多的貴人在村子里住著呢,為啥不能去知會自己一聲兒?害的自己竟然錯失了如此良機。

  知縣跪在地上,一邊磕頭,心里還在埋怨著呢。

  云霖笑著擺手,“知縣大人快請起吧,本來就是家事,非關公務,故而不敢打擾地方父母官。”

  那知縣這才敢站起來,他也不敢抬頭,就這么低著頭說道,“不曾想王爺今日便要離開了,下官還預備了一些禮物,想要呈送于王爺。還請王爺不嫌簡陋,也是下官的小小心意。”

  知縣還未說完,云霖便道,“知縣大人太客氣了,此地乃是本王生長之故鄉,本王不過是回鄉看望,如何敢收家鄉父老的禮物?知縣大人無需擔憂,只要大人能夠體恤民情,為百姓多做些好事,那就是對朝廷最大的忠心了。”

  “長白縣,本是一處山清水秀,物產富饒之地。百姓淳樸良善,勤勞樸實,只因之前東夷和高驪的****,才導致民生凋蔽,生活困苦。還望知縣大人多多體察民情,以百姓為本,施仁政,減賦稅。千萬不要像前幾任知縣一般,橫征暴斂,不顧百姓死活。”

  “本王只盼著,家鄉的父老民眾都能過上好日子,知縣大人可不要辜負了本王的期望呢。”云霖是什么人?這些年他早就歷練出來了。這一番話,連敲帶打的,無非就是警告這些地方官員,好好地做父母官,千萬別犯錯。

  那知縣聞聽此言,趕忙又跪下,“下官謹遵王爺教誨,定然不負王爺期望。”

  “行了,起來吧,趕緊帶人回縣衙就是。如今春耕在即,縣衙里想來事情也不少,不必為了我等,耽誤了公事。”云霖點點頭,讓那人起來。

  說完,也不等那知縣再說神馬,幾人便掉頭去追趕前面的大隊人馬去了。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