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長姐難為 > 第七百二十八章 變故起 二

第七百二十八章 變故起 二


  同靖國公府只有一墻之隔的忠勇伯府里,云霆和云雷云霞三人全都在前院坐著呢。錦繡懷有身孕,離著生產也不遠了,哪里能讓她勞神?云霞早早地就把大嫂給勸著到后院休息了。

  麗珠的兒子還小呢,一周歲多些,剛剛便哭鬧著要睡覺,麗珠沒辦法,就哄兒子睡覺去了。

  至于露絲,她倒是沒什么事情,不過云雷哪里舍得讓她在這邊跟著擔心啊,正好玉姝跟孩子們都在,云雷就哄著露絲陪玉姝等人去休息了。

  錢家人早就由云震派人護送著回家了,也并不在這邊。

  兄妹三人坐在廳中,都有些心不在焉的。“也不知道大哥那邊怎么樣了?還有清兒,還不得哭的死去活來的啊?”云霞坐在那里嘟囔道。她跟大公主的情分非同一般,此刻更是擔心大公主。

  “沒事的,大哥早就歷練出來了,再大的風浪,也難不倒他的。”云雷像是安慰云霞,更像是說服自己。

  “蔣大人也進宮了。沒事的,蔣大人素來跟咱們親厚,一旦有什么事情,他定然會維護著大哥的。再說,姐夫不是也進宮了么?有姐夫在,便是有什么風波,也會很容易平復的。”云霆這邊也勸道。

  蔣成韜娶了明珠,云霆娶了麗珠,這兩姐妹都是鐘家的閨女。所以說,云霆跟蔣成韜,正是連襟。今日是初三,出門的閨女回娘家的日子,當時蔣成韜同樣陪著明珠在鐘家呢。故而云霆會知道,蔣成韜進宮的事情。

  兄妹三人正說話間,外面有人進來道,“回二公子,三公子,隔壁靖國公府門外,忽然有喊殺聲傳來。門房派人出去打探回來稟報,說是國公府外,圍了不下七八百人,企圖攻進國公府呢。而且,國公府內燃起了火堆,那火堆很是巨大,看樣子像是傳信之用。”

  還沒等來人說完,云霆三兄妹全都站了起來,邁步便往外走。來到外面,果然聽見有喊殺聲傳來,再看國公府的方向,隱隱有紅光顯現。

  兄妹三人二話不說,飛身上房,站在房頂向國公府看去。果然,遠遠地便看到國公府前院燃起了火堆,像是用什么臨時扎結起來的木樓一般,很高。此刻熊熊大火燃燒著,火光直沖霄漢,很容易就會被人發現。

  三人眼力都很好,再說國公府大火照的上空通亮,很容易便看得出來,那邊的房頂上,有人手持弓弩在向外面射去。

  “云雷,咱們兩個將府中的護衛集結起來,趕去援救。云霞,你在家里,護住了這一家子老弱婦孺,千萬別讓家里有閃失。咱們家跟大姐家可是只隔著一堵墻的,而且還有角門能夠通過去,萬一這邊有什么閃失,大姐那頭可就危險了。”

  云霆扭頭叮囑了云霞兩句,便同云雷從房上下去,緊急集合起伯府的護衛,然后打算過去援助。伯府的護衛并不是很多,大概也就是兩百人左右,云霆兄弟帶了一百五十人,每個人都背著弓弩。

  “咱們人少,不宜與匪徒硬碰,不如從角門過去,直接到國公府支援大姐。”云霆跟云雷商議道。

  “好,這樣行。”云雷點頭,他也明白,這些人手去跟人家硬碰硬是沒用的,倒是云霆說的辦法比較有用。只要他們幫著云雪守住了國公府即可,相信不久之后,云震等人就會帶兵回來援救的。

  于是,哥兩個帶著府中的護衛,開了連接兩處院落的角門,然后來到了國公府這邊。這角門開在伯府和國公府的前院,從這邊過來,非常的方便。這角門是云雪他們這次回京之后弄的,為的是兩家的孩子來回方便。平日里都有人把守著,等閑人不能隨意進出。

  當然了,眼下國公府那邊都在忙著抗敵,再說過來的又是云霆兄弟們,國公府這邊的人自然不會攔阻。

  云霆兄弟帶著人過來,然后找到了有利的地方,大家伙也都各自飛身上房,然后彎弓搭箭,朝著外面一頓狂射。

  外面圍攻國公府的人忽然感覺到里面好像又增添了不少人手,氣的領頭之人哇哇大叫。剛剛他派人去別處找尋機會,可是轉了一圈發現,根本就無處下手。

  國公府西側與忠勇伯府相連,其余東南北三方得圍墻也都是非常高,而且墻頭同樣有尖刺。而且北面和東面的圍墻更加高一些,因為那里面是內院了。

  “去,帶人去鎮國公府,想辦法把鎮國公沈瑄抓來。有他在,我看這些人還敢不敢這樣抵抗?”領頭之人情急之下,想出來了這樣一個辦法來。

  旁邊立即有人答應了,然后便帶著一百余人,向著鎮國公府一路而去。

  正月里,京城晚間是沒有宵禁的。這樣,便給了這些人極大的便利,路上基本上無人攔阻。再加上鎮國公府和靖國公府離著也不算很遠,沒有多長時間,他們就到了。

  這些人大多都是穿著這禁軍的服色,于是便有人上前去敲門。“快開門,皇后娘娘歿了,陛下請國公爺進宮。”那人一邊拍門一邊喊著。

  國公府門房的人早已經得知了皇后病歿的消息,這時聽到是來接自家國公進宮的,便趕忙扭頭回去稟報。

  此時不過才戌時初,沈瑄歲數大了,晚間睡不著,故而就在書房里發呆呢。他已經知道了沈寧嫣病歿的消息,腦子里都是當年妹妹跟在他身后喊大哥的情形。沈寧嫣小時候,非常愿意粘著哥哥們,那時候沈寧嫣經常來到祖母的院子,找沈瑄陪她玩。

  “大妹,你怎么就這么走了呢?你還年輕呢,如何便撒手而去?要死,也該是大哥這樣的死啊,你怎么可以走在大哥的前面?”沈瑄枯坐在椅子上,淚水模糊了雙眼。

  驀地,外面有人喊道,“國公爺,宮里來人了,說是請國公爺進宮去呢。”

  沈瑄一聽,立時站起身來,“快,給我更衣,我要進宮去送瑾兒最后一程。”他是皇后的兄長,進宮祭拜,那是理所應當,根本不用懷疑。

  沈瑄很快便收拾妥當,然后車馬房那邊也預備好了馬車。沈瑄從大門出來,同外面的禁衛說了幾句話,然后就上了馬車,隨著這些禁衛一同朝著皇宮而去。

  沈瑄坐在馬車里,閉目養神,他現在心中哀傷難抑,思緒亂的很。驀地,馬車好像停了下來,然后就聽到幾聲悶哼,接著馬車前面的簾子被挑開了,有人手中拎著還滴血的長刀,探身進馬車,一把將沈瑄給拽了出來。

  “這是怎么了?不是要進宮的么?”沈瑄懵了,他十分不解的問道。

  “哈哈,也就你這個豬腦子,不用查驗陛下的手諭,也不仔細分辨,就跟人家出來了。哼,要是你家那個兒媳婦也像你這般,我們哪里還用得著費這些勁?走吧,倒要看看,有你在手里,那靖國夫人還敢頑強抵抗?”對面的人二話不說,上前用繩子就把沈瑄給捆起來了。

  沈瑄這時好像有點明白了,這些人并不是來接他進宮的,而是要抓了他去威脅云雪的。該死,這些人真是該死,竟然想出這樣歹毒的辦法來。沈瑄心中憤怒異常,可是他不會半點兒拳腳,眼下又被人給綁了,真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。

  此地離著靖國公府已然不遠了,眾人推搡著沈瑄,一路來到了靖國公府的門前。當下便有人高喊道,“沈夫人,我等十分佩服夫人的機智,對于夫人的能力,也十分佩服。不過,夫人可否暫時停下來?”

  “我們這邊,可是有意想不到的人在呢,若是夫人的羽箭傷了他,恐怕是無法向靖國公交待。夫人,您就不想看一看,我們帶了誰過來么?”

  云雪帶著人正在房上呢,忽然聽到了外面人這么說,心下有些驚訝。他們這些人把誰弄來了?難道還是忠勇伯府的人不成?云雪感覺怒火在心中燃燒著,她氣的臉上通紅,咬牙道,“你們到底帶了誰來?我警告你們,今日之事,與旁人無關,不要牽連無辜。”

  “哈哈哈,夫人這話說的,靖國公眼下不在府中,在宮中相助睿親王。夫人巾幗不讓須眉,坐鎮府中,讓我們寸步不得進。我等也是逼于無奈,才去請了鎮國公過來。夫人,只要你交出睿親王的三位公子,我們答應你,立時便放了鎮國公。如果不然,我等可是不會客氣的。”

  云雪一聽是鎮國公沈瑄,這心里先是松了一口氣,還好不是韓家人。但是隨即又提了一口氣上來,這比韓家人還要命呢,這是沈鴻駿的爹啊。倘若今日自己真的不顧公爹安危,愣是不肯交出鵬翀等人,他日自己這個害死公爹的罪名,那是妥妥的跑不掉了。

  “你們夠狠啊,為了對付我,連這樣陰損的辦法也想得出來。”云雪心里這個氣啊。她如今該怎么辦?一邊是妹妹的孩子,另外一邊是丈夫的親爹,這兩頭他該如何選擇?

  下面的人哈哈大笑,“夫人,給你半刻鐘的時間考慮,想好了就做出個選擇吧。”

看過《長姐難為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