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> 第55章 要低調先修心

第55章 要低調先修心


 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,期間陳默去了一趟德林叔那里。村里賬戶上到賬了450萬元,所以德林叔給他打電話讓他來拿合同。

  合同已經全部都蓋好了章子,并且也經過了鎮上的背書和公證,沒有任何問題。

  “二娃,合同一式五份,鎮上需要留一份,公證處需要留一份,土地局需要留一份,然后你和村委都是一份。”德林叔將手中五份合同拿出來,遞給了陳默后說道。

  “謝謝德林叔了!”陳默接過合同后說道。

  “你看看,要是沒有問題的話我就留檔并送去各個部門了。”德林叔還將承包收款收據一并后附,不過只有一份是正本收據,其他都是后附的復印件。

  陳默將合同檢查看了看,沒有什么問題,然后根據提示簽上大名和按上手印,旁邊村委會以及鎮上、公證處等全部蓋好章子,只要陳默簽字確認后合同就立時生效。

  德林叔將后附正本收據的合同讓陳默收好,其他分別放到不同的檔案袋中,然后說道:“這些合同我就拿去送各個部門了。”

  陳默點頭稱是,并感謝。合同最后一項追加條款,是陳默寫的違反協議后的賠償辦法,沒有想到一字沒有改,也不知道德林叔是怎么辦成的,不過這其中肯定花了很大精力促成這個事情的,以后還要記得還這個情。

  他所追加的合同條款,也是為了防范后期一些事情,所以才這么寫的,只要已簽字,等于雙方都是認可的。如果萬一后期要是出現什么事情的話,那么就有的玩了,呵呵!

  忙完這一切,德林叔才說道:“關于葫蘆谷的承包事宜,我也和鎮上的領導說了,他們開會研究了一番,也經過了一些調查和相關對比,所以給出了一個大致價格。”

  “你說,我聽著呢!”陳默看到德林叔看著自己,就說道。

  德林叔點了點頭接著說道:“承包權還是70年,每年每畝的價格25元,1.4萬畝的山林價格就是每年35萬元,合計70年就是2450萬元。”

  “謝謝你了,德林叔!”陳默說道,對于25元每畝的價格,肯定是德林叔在其中.出了力了,要不然這么多年,價格才上漲了25元,肯定是不可能的,彭華鎮上的山林都基本在35元每畝以上。

  德林叔笑了一笑說道:“沒有什么,我不過是將我們村實際情況也說了一下,還說了一下你的事情,鎮上的領導對于大學生回來創業還是持支持態度的,所以價格上也就有個大的讓步。另外考慮你的資金問題,可以分成兩筆來支付承包款,第一筆在合同簽訂后先交十年的承包款,然后在合同簽訂之日起十年后全款支付承包款。你看有沒有問題?”

  陳默聽了后很是開心,沒有想到能這樣來支付,完全沒有問題。

  “這個承包款支付協議是我說的,本來承包山林可以每三年或者每五年等來支付承包款,但是由于價格便宜,所以鎮上就提出最好完全支付,所以就有了這個兩筆支付承包款項的條件。”德林叔看到陳默沒有回答,就解釋了一下。

  “德林叔,這個條件沒有問題,可以按照這個條件執行。”陳默趕緊說道。第一筆十年的承包款,也就是350萬元,對于自己來說沒有問題。

  陳默想了想,又說道:“德林叔,那個合同能不能也加上那個違約賠償的條件。”

  德林叔有些氣笑了,這個小子。

  “你啊,跟個護食的犢子一樣,你還害怕有誰將這些搶了去么?”

  “德林叔,這不是以防萬一么,要是以后我搞好了,發展的也不錯,收益也很好的話,萬一有人眼紅想要搶過去怎么辦,還不如最開始的時候就弄個條件,讓他們想吃下也要考慮胃口。”

  “行吧,我爭取給你加上,這個合同可不是你和村委簽的合同一樣,這是要和鎮上簽的,所以還要說道說道。”

  “那不是有你德林叔嗎,你出馬還不得一個頂兩個啊!”

  “你小子,趕緊給我滾!等有結果了我給你電話。”德林叔好笑的揮了揮手,直接將陳默趕走。

  見陳默離開后,陳德林也是有些感慨,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孩子的錢是從哪里來的,不過他相信陳默不會亂來。再說了,自家的孩子要是都不信任,還能信任那個人呢?

  反正自己也就再干個幾年就要退休了,還不如幫幫自家人。想了想,算了!二娃子也說的對,萬一搞好了有人眼紅怎么辦,還是早早的就設個門檻,也讓一些人想伸手的時候能夠想象,吃不吃得下去。

  想想,陳德林決定再去鎮上跑跑,找鎮長聊聊將這個事情定下來,既然二娃子想在村里發展,那么自己也要多多操心一下。

  陳默拿著承包合同,邊走邊哼著歌曲,心里開心的很,事情發展還是比較順利的,現在就差將葫蘆谷承包合同簽訂了。

  不過葫蘆谷的開發,可能要緩慢的進行了,自己也就幾千萬的存款,根本不夠,只能分步實施開發,等合同簽訂后吧,自己找個專業的開發設計公司,讓他們好好規劃一下。

  陳默在家里待了兩天,哪里都沒有去。除了在家里練習雕刻技術以外就是練習書法,然后就是看書。看的書都是一些關于中醫方面的知識。自己自從在山里救人,清除蛇毒以后,就感覺自己中醫知識的匱乏,雖然自己能夠靠真元能夠救人,但是如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病癥,怎么來治病救人。

  并且他還想借這個中醫這個借口,來說明一下父母的身體好轉是為什么。現在父母的身體已經漸漸有了起色不說,半花的白發都已恢復了黑色,引起了村里熟人的關注,雖然這些天停掉了父母的溪水供應,但是變化還是非常大的,所以自己學習一下中醫就有必要了。總不能說自己是修真者,有乾坤珠喝蘊含靈氣的溪水等等,那就不是二了,是傻.子了。

  誰都不是傻.子,如果一些借口說了還不如不說,所以中醫的學習就有必要,自己只想低調的生活和修煉,再加上一家人幸福生活就成。自從了解了這個世界還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,尤其是知道一些武林世家比自己厲害的多,還是先低調的好,等自己有了自保能力的時候再說其他。

  趁著有時間,他就去了幾個小時候能耍到一起的伙計,沒有想到的是,沒有一個在村子里,都出去打工去了,有的還跑的很遠。好在陳默要到了他們的聯系方式,一一打了一個電話問候了一聲。

  大海家他也去了一趟,但是除了嫂子在家外,抱著個小寶寶,看到陳默來到家里,還是有些陌生的。陳默和她沒有見過面,所以也沒有多聊,將自己帶來的禮物放下后就離開了,當然離開的時候也要了大海的聯系方式。

  一個電話打過去,倒是讓大海欣喜不已,但是聽到他還在開車,就沒有多聊,而是說了幾句就掛斷了。

  唉!村子里,基本是老的老小的小,青壯年都出去打工去了,基本就沒有在村子里的。陳默回來,還真是個異類,要不是爹娘心痛他,早就將他大的皮開肉綻的趕出去了,回村發展,父母他們也是受到不小的壓力,村里人嚼舌根絕對將爹娘吐槽壞了。

  :。:

看過《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