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> 第104章 原來是他

第104章 原來是他


  陳默看到兩個人不說話,只能自己開口說道:“好吧,看來你們兩個人都不說是不是,那好,我就想看看你們能堅持多長時間。”

  直接上前,在兩人的身上各拍了一掌,輸入了些自己的真元。這么長時間的醫書不是白看的,而且一些東西在傳功玉符中也有說明。師父夜殤也是將自己平生的一些見識和手段全部都錄入進去,所以陳默也就學會很多雜項知識。讓人痛苦,渾身疼痛,還是簡單的,還有渾身發~癢等等,就看這兩個如何堅持了。

  劉軍和魏強被陳默拍了一掌后,就感覺有種氣息進入了自己的身體,然后渾身開始劇烈疼痛。作為一名前雇傭軍來說,忍耐疼痛其實是必須的,但是從來沒有想到能這么疼痛,絕對比蛋蛋被傷后的疼痛還要劇烈的多。

  短短幾分鐘,兩個人就像是從水中撈出來的一樣,渾身上下不僅濕透了,還沾染著大量的泥土等物,剛才痛的實在是有些受不了了,直接在地上翻滾。

  陳默輸入的真元不是很多,所以兩個人也就幾分鐘的疼痛而已,但是就是這短短的幾分鐘,讓兩個人有種在世為人的感覺。

  “嘭!”的一聲,陳默一掌看在魏強的后頸處,沒有想到收著力道,卻讓魏強沒有暈過去,不禁讓他有些汗然。再一次加大力量,終于讓魏強昏了過去。

  “MMP,原來是讓我要暈過去,但是卻沒有控制好力道,白挨了一下。”這是魏強昏過去時候的想法。

  “說吧,是誰?”陳默將魏強打昏過去,然后再問劉軍,就是不想兩個人欺騙自己,想要判斷是不是說謊,只要眼前這個領頭說完后,然后打暈后再弄醒另外一個,接著問就成,最少能降低說謊的可能性。

  劉軍看著陳默,倒不是因為他打暈魏強,因為他知道魏強沒有什么危險,就是暈過去而已。只是想起來一些事情來,也是偶然間聽到過,但是卻從沒有接觸過的一類人,武力高強,身體素質遠超普通人,他們稱之為武者,遇到這種人,最好能躲多遠就躲多遠。

  以前劉軍不是很明白,心中也沒有什么一個明確的概念。但是今天不一樣了,剛才陳默就像是大人收拾兩個要糖吃的三歲小孩,自己兩個人在他的面前,沒有一絲一毫的波瀾,直接就被打翻在地。

  “你是武者?!”劉軍猛然間說出口。

  “呵呵!你竟然知道武者?看來來頭不小嘛!”陳默調侃道,至于自己的身份,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。

  “我聽說過武者,都是非常厲害,像我這樣的人,絕對就是送菜!沒有想到今天碰上一個武者!”劉軍有些無語的說道。

  “呵呵!”

  “我可以告訴你是誰找你,但是說完后能不能放過我們兄弟兩人?”劉軍有些祈求道,既然已經知道眼前的這位,不是自己等人能夠擒拿的。

  “你現在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本,不要拖延,還是趕緊說吧!”

  劉軍也只能點頭答應,另外還真是沒的談條件的資本。至于說陳默將魏強打暈,也是明白為了什么,就是等會好對口供,這樣才能得到正確的答案。

  “好吧,我說!”到了這個地步,也就不再抻著,能說就說吧。

  “是老板的兒子讓我們來的!”說出這句好以后,劉軍似乎留在身體內的力氣瞬間消融,有些癱軟的坐在了地上。

  “你們叫什么名字,做什么的,老板的兒子叫什么?知道為什么要找我么?”

  “我是劉軍,他是魏強,是公司的保安人員。老板的兒子姓張,至于叫什么名字,我們都不知道,平時大家都喊他張二少。”

  ‘張二少?’陳默心里在思索,這個姓張的怎么會找自己,在哪里得罪過姓張的?

  猛然間,他想起來姓張的是誰了,還真就得罪過他。沒錯,絕對應該是他。就是上次賭石的時候,給自己送了幾千萬的那個世家子弟,他跟一個處于那個什么冷淡的漂亮妹紙,在賭石的時候和自己打賭輸掉的家伙,他帶來的人都叫他張二少。而且那個有些冷淡的妹紙也好像叫過什么張立偉來著。

  “你們公司的名字叫什么?”

  “西秦張氏集團!”

  那應該沒有錯了,就是他。這也就解釋了怎么派兩個不是武者的家伙來找自己了,因為武者是不能對普通人動手的。至少張二少以為自己是普通人。但是為什么今天才跟著他,都來西市好幾天了!

  “你們是什么時候接到命令要將我帶去見張二少的?”

  “今天早上的時候!”

  “今天早上?”

  “是,今天早上張二少在酒店大堂把我叫住,然后將你的車指給我說的。”

  “秦川酒店大堂?”

  “不錯!秦川酒店本來就是張氏家族的產業,我們正好巡查到酒店,碰到了張二少。”

  我去!有沒有搞錯,昨天晚上竟然住進了張二少家的酒店,還掏了幾百元定了個標準商務間,真是的!要是早知道是他家的,早上就洗兩回澡了!

  陳默一邊埋怨,一邊繼續問道:“那么張二少讓你將我帶過去見他,就沒有其他的吩咐么?”

  “有,讓你吃點教訓,然后老老實實的跟我們走。”劉軍說道。

  “呵呵,還真是沒有想到啊!嘴上說的好,但是卻心中依然記著自己,這些世家子弟的嘴臉也是夠了!”

  此時陳默心中也就將事情捋了一邊,可能是今天早上離開酒店的時候,正好被張二少看見,然后就直接指派劉軍他們來抓自己。也就發生了后面的事情,要是早見到的話,張二少也不可能忍受到今天早上。

  目光在劉軍和魏強的身上來回巡視了一遍,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處理這兩個家伙。殺了他們,陳默是不會去做的。兩個人并沒有對自己露出什么殺意,而且是給人辦事,而且到現在為止自己也沒有殺過人,心中還是不愿意去做的。

  但是將這兩個人放走,那么張二少就會知道自己是武者,后面要對付自己的絕對都會是武者,那就有些危險了。究竟該怎么辦呢?

  劉軍看到陳默的目光看著自己與魏強,其中有些閃爍和不明。對于這種目光實在太了解了,自己以前經歷的實在是太多太多,尤其是對一些平民的時候,就是這樣的目光。心中充滿了矛盾,但是最后還是殺了他們,當時自己看向那些人的時候絕對就是這樣的目光,從自己的眼睛中,也從同行的眼睛中,都看到過這種目光。

  :。:

看過《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