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> 第172章 審問

  陳默看著王強,心中一陣膩歪!這都是什么事情啊,在自己面前這么裝,看來不給他來點苦頭的話,今天是從他嘴里問不出什么的。

  “好吧!既然你不承認認識我,也不想說我想知道的東西,那么我只能給你找些樂子了!”

  陳默說完,也不等王強說話,隨手拿起桌子上的抹布,就將他的嘴塞的滿滿的,然后伸手在他的神闕穴和幽門穴上一點,真元也隨之進入一點。王強在陳默的手里,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抗力量,想要不張嘴都是不可能。

  王強頓時感覺渾身癱軟無力,但是渾身疼痛難忍,一時間就想咬舌自盡,但是卻沒有什么力氣不說,嘴里也是塞得滿滿的臭抹布!連喊叫都喊不出來!這種感覺,是他二十多年來頭一次遭受的最大痛苦。不一會,渾身上下就開始冒出滾滾汗珠。

  痛!似乎骨髓中都是痛的感覺!王強用祈求的眼神看著陳默,想問什么就問吧,自己真的不想這樣了,這個痛苦實在是難受,一秒鐘都不想在繼續下去。甚至他都在想,剛才在做什么,裝什么大尾巴狼呢,直接問什么就回答什么不就是了!

  陳默卻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,看著還沒有一分鐘,王強就開始翻白眼有堅持不住要暈過去的跡象。就按住幽門穴將那點真元收回,還沒有等王強喘一口氣,就在他的章門穴上一戳,隨之輸入了點真元。

  王強還以為陳默將自己的疼痛去除后,就要問話。不成想,他直接又在自己的腋下點了一下,然后一股酥~麻的感覺就襲來。剛開始還好,也就那么點點酥~麻勁,就像被小小的電流電擊過后的感覺,雖然不舒服但是卻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他還在想,戳到自己腋下這樣子能有什么用?反而要比剛才的疼痛要舒服多了。

  正想著呢,卻一下子那種酥~麻勁開始加強,并且呈直線上升般。剛開始是沒有太多的感覺,然后就是有感覺,接著就是全身上下都酥~麻了,那種滋味,就像是腿坐麻了以后,想走路的時候,那種挪不動腿不說,還有那種酥~麻感覺,讓人難以忍受。

  這種酥~麻感還在加強,最后王強感覺自己的骨頭里面都有幾萬只螞蟻在啃噬一般,那種麻癢的感覺,還不如疼痛呢!

  一時間,難受的想要撞墻,可是渾身上下去沒有絲毫的力氣。王強都想要去死了,用頭撞墻也成!但是身體卻一絲一毫的都沒有力氣動彈,那種麻癢感覺也是越來越強,頓時在堅持不住的情況下,直接小~便失禁,眼看著褲子襠~部濕~了。

  陳默這才將他身上一拍,收回了真元,然后掏出他嘴里的抹布。

  “現在,你認出我了么?”

  “認、認、認出來了!”王強渾身都濕透了,剛才出了不少的汗,還夾雜著褲子的尿騷~味,實在是不舒服的很。但是對于陳默的問話,卻再也沒有什么心思了,想問什么就答什么,自己不想再經歷剛才的那種痛苦了。

  這個時候,他才是真正的害怕陳默了,沒有想到能夠有這么多的手段來折騰自己。

  “能說說王琦是誰了么?”

  果然,他要問王琦是誰。看來王琦的結果不言而喻!

  “他是我族兄!”

  “王家?”

  “王家!”

  “你是說你們王家是世家?”

  “世家?世家是什么?王琦就是我們村里的出了五服的堂~哥,并不是什么世家。”

  聽到家族,還以為是世家呢,原來是一個村里的親戚。陳默也就沒有在說什么,示意王強繼續。

  王強現在是有問必答,有事必說。所有發生的事情全部一一說給陳默聽。

  陳默這才知道自己發現的那支人參是王強送給王琦的,代價就是殺了自己。也才明白王家是分支,還有一個主脈王家。而主脈王家,可能就是秦嶺世家之一。

  王琦作為選中的弟子,那么外出時間不長的話,倒是沒有什么,但是一旦時間長了沒有回去,絕對會查找。

  另外就是為什么能在下雨天,在公路上將自己堵住。原來是因為自己去西市的時候救人,讓這兩個人看見,并記下了車牌。

  王強甚至將昨天在公路哪里守了一整天,一直等到發現陳默的皮卡車后,才去縣城的。要不是收到短信,他才不會今天早上才回來。

  陳默一陣感嘆,自己也算是估計到位,發了一個短信,要不然王強指不定什么時候才能回來。

  該說的都說了,該問的也問了。至于王家主脈的事情,他王強確實是一點都不知道,所以也就問不出來什么。

  “這個,陳……陳先生,該說的我都說了,能不能放過我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!真的,我再也不敢了!求求你放過我吧!”王強這會兒也緩過勁來來了,直接跪在了陳默面前,并且邊磕頭邊祈求道。

  “行了,你不要磕了。”陳默一陣煩躁,對已這種家伙,怎么能夠磕個頭就放過,那豈不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,也是對家人的不負責任?

  這種小人你要是今天放過了,也就幾天后,就會又開始舊態復萌,絕對會惡心死自己。還有的時候可能會將自己也折騰死。

  “你想讓我饒過你?”

  “是的,陳先生,陳哥、陳爺啊!求你了!求你了!”王強還是止不住的磕頭。

  陳默直接伸腳一踹,將王強踹到在地。

  “知道么?以前你別我的車,我揍你一頓后,也就沒有記住有你這樣一個人物。但是卻沒有想到,僅僅過了一段時間后,你就讓我大吃一驚,真沒有想到你還能找王琦這樣的人物,還真是小看你了!”

  “陳、陳爺,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,你看看是不是放過我,我保證一定不會再犯錯了。”

  陳默呵呵了一下,暗自撇了撇嘴,如果王強能說道做到的話,絕對母豬都會上樹的。

  “行吧!記住你說的話,還有,我不希望在鎮子上再看見你,你知道了么?”

  “是、是、是!我知道了!”王強為了活命,什么都答應下來。

  “很好,記住你說的話,希望你說道做到!不然你知道后果的。”

  陳默也沒有管他答應還是不答應,反正就是這么一說,王強說的話他要是還相信就鬼了!

  直接上前,在王強害怕的目光中,朝他側頸動脈的地方稍稍用力一擊,就讓他暈了過去。

  學習了這么長時間的醫術,今天終于用到了一些。就比如今天審問王強的時候,讓他疼痛難忍和酥~癢難耐的穴位,都是他學習后才了解的。現在這個致人暈迷的地方,也是看醫學知識后才明白的。

  今天是頭一次在人的身上實驗,看來效果還是不錯的。

  陳默將王強和他三個小弟全部都放到一起,然后或心臟或者大腦的地方,分別一一給他們輸了點真元,王強特意重點做了手腳,時間上會快點。除王強外,其他人等明天這個時候,輸入的這點真元就會爆發!王強是等到下午時分,到時候這個人就會……,嘿嘿!

  又翻查了一下王強的口袋,將他的手機拿出來,用真元直接將內部的電路破壞了。

  退回到院子里,手中法決一引,口中低聲喝道:“收!”將感應陣法和幻陣全部都收回,裝入乾坤珠內,轉身走人,還貼心的將院門給他們都關上。

  :。:

看過《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