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> 第225章 求喂養的一家子

第225章 求喂養的一家子


  狐貍帶前面帶路,直接進入葫蘆谷,然后朝著最里面走去。由于受傷了,前爪有些不能著地,所以走路的時候有些一瘸一拐的,但是絲毫不見其減慢速度,而且還不時的回頭,看看陳默跟上來沒有。

  從葫蘆谷的后面,直接翻過一道山梁,然后進入大山以后,又接著走了一個多小時,這才停了下來。

  早上濕氣重,尤其是山中,草木上皆是水珠,也讓狐貍身上全部濕了,但是它卻沒有顧忌這些,而是跑到一塊大石頭上,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似乎是檢查一下有沒有什么情況。

  陳默也就停下,默默的看著。由于他渾身上下布滿了一層淡淡的真元,所以水汽沒有沾染絲毫。不過身后的大黃和大灰,就沒有辦法了,毛發全部都濕了。好在狗狗全身一甩,就迅速將水給甩掉,倒也沒有多大的影響。

  這只狐貍看到周圍好像是沒有什么危險,所以縱身跳下石頭,然后鉆入一叢灌木叢中。陳默看著倒是沒有過去,因為他的神識發現灌木叢中有個洞穴,看來這是狐貍的家。

  不一會,狐貍從灌木叢中鉆了出來,不過后面跟著兩只幼小的身影,那是兩只還沒有脫去絨毛的小狐貍,磕磕碰碰的跟在大狐貍的身后,走了出來。

  看來陳金貴說的狐貍是只母狐貍沒有毛病,這只狐貍還在哺乳期。

  兩只小狐貍的毛色有些發灰,還都沒有脫去胎毛。雖然有些倒三角的頭型,但是不像大狐貍那么明顯,而是肉肉的,黑色的大眼睛也非常的吸引人,感覺好萌好萌的。

  陳默也是蹲下身去,然后對兩只小狐貍鉤鉤手,沒有想到兩只小狐貍卻沒有害怕的意思,直接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。

  可能是他身上有什么比較讓動物喜歡的味道吧,竟然不害怕他,還開始輕輕的舔著他的手指頭。

  兩只小狐貍的大小,也就比一個手掌大些,還沒有兩個手掌大,所以他將兩只小狐貍都抱起來后,也沒有感覺到抱不住。

  感覺兩只小狐貍都有些餓,可能母狐貍受傷以后,沒有辦法捕獵,奶水也就不足,所以這兩只小狐貍餓的很。

  陳默從乾坤珠內取出羊奶粉和溪水,用大黃和大灰以前喝奶的盆子,沖泡了些羊奶粉,給兩只小狐貍喝。

  剛開始,兩只小狐貍還對羊奶粉有些不知所措,但經不住奶香味,也可能是餓的時間長了,試著嘗了一口以后,頓時止不住了,開始歡快的喝了起來。

  狐貍喝水,和狗喝水差不多,都是用舌頭。看著兩只小狐貍歡快喝羊奶的樣子,他也是有些被萌化了,小東西實在是太可愛了。

  母狐貍一直半臥在旁邊,并沒有阻止陳默,而且就那么看著兩只小狐貍。陳默似乎從母狐貍的目光中感受到了母愛,真的驚訝啊,難道自己看錯了么?

  對于母狐貍今天的求助,陳默很佩服。要知道它的左前爪受傷以后,就可能面臨著餓死,因為不能出去捕獵,而且由于傷口的血腥氣,還會引來其他捕食者。所以它才去求助陳默的,因為上次的釋放,讓這只狐貍記住了。

  而且陳默現在也明白這只母狐貍的行為了,考慮到自己受傷,當然要找個長期飯票的說。對于沒有傷害自己,并救助自己的陳默,絕對的長期飯票保證,這不就是求喂養的節奏么,而且是一家子都要養著。

  其實,陳默還是有些相差了。狐貍雖然感謝他沒有殺自己,而且將它給放了,最多也就是感謝一番而已,并不會發生求救或者其他的事情。

  最主要的在于,陳默身上散發著一種自然平和的氣息,而且這種氣息能讓動物親近,這才是狐貍找他的原因。

  不過對于這些,陳默不清楚,狐貍說不出來,只能是他自己想當然而已。

  “哈哈!好吧,一起回家吧。”陳默看到兩只小狐貍喝飽了,就將東西收好,然后抱著小狐貍,往家里走去。小狐貍身上本來有些腥臭味的,在潔凈術清潔下,已經沒有任何的臟東西和味道。

  現在陳默已經可以說將潔凈術用到了很多地方,包括給大黃和大灰洗澡都是用這個潔凈術,要不然在農村,狗狗身上要是沒有個什么跳蚤之類的絕對不正常。

  他自己天天撫摸大黃和大灰,當然要讓兩只狗干干凈凈的,所以每天都會給它們用潔凈術。

  母狐貍和大黃大灰在后面跟著。他走的比較慢些,主要是考慮到母狐貍有傷。

  此時天已經大亮了,今天早上的晨練要爽約了,自己抱著狐貍回去,倒是還能趕得上吃早飯的時候。

  回到家里后,拿出一個舊紙箱,里面鋪上些棉衣之類當成墊子,然后就給母狐貍,讓她們一家三口生活在這里。

  又從乾坤珠內取出一只魚,找來一個盤子房子,讓母狐貍吃。魚已經在乾坤珠內就被陳默殺死,并整理干凈。

  母狐貍可能是餓壞了,快兩斤的魚,竟然一會就吃完了。轉頭盯著陳默,那眼神那姿勢,讓他只能無奈的又弄了一只魚給它。

  這家伙都成精了,要不是看還有兩個孩子,絕對要打開腦子研究一下,這么聰明的狐貍還真是少見。

  順便給母狐貍也來了個潔凈術,省的將一些小昆蟲小動物什么的帶給大黃和大灰。現在一家子都已經安排好了,將大黃和大灰叫過來也說了一下之后,這才晃悠悠去了隔壁吃飯。

  一幫老頭老太太都在一起吃飯,頗有些大食堂的感覺。

  “陳小子,那個藥酒你能不能每天多讓人喝一些?”吳老邊喝著粥,并問道。

  陳默有些苦惱和無奈,這個吳老啊,都沒有辦法說了。

  “吳老,你這病你感覺喝多了沒有事情么?”

  “可是多喝一杯沒有太多關系吧?”

  “多喝一杯是沒有關系,可是一杯夠嗎?”

  “那哪兒夠啊,我……陳小子,你套我的話?”

  何老和紀老還有兩個老太太都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“老頭子,你也是夠了,陳家小哥可是為你好,你怎么還這么貪杯?”苑奶奶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
  “誰叫這酒好喝呢?”吳老也是有些無奈,這就喝道嘴里,都有一股的香味,順著喉嚨咽下去,感覺非常的順滑綿柔,而且喝完后有種渾身發熱并且精神煥發的感覺,真的非常的不錯。

  “吳老,現在身體要緊,喝酒千萬不能貪杯。尤其是你還有心臟病,真的不能喝多,不然你的心臟還會出問題。”陳默認真的說道。

  “不過等再過一段時間,也許可以喝多些!”陳默說道。

  “再過多長時間?”吳老問道。

  “呵呵!我也說不準啊。”陳默一笑,對于吳老的套話卻沒有直接回應。

  “那陳小子,我能不能買些你的這個藥酒?”何老問道。

  “買藥酒沒有,因為這些要藥酒都是用不同的東西炮制的,不能亂喝。不過白酒倒是有不少,但是價格比較高。”

  陳默乾坤珠內有幾千斤的白酒,在里面放了這么長時間了,尤其是其中的陳酒,味道絕對的好喝。不過這些陳酒他是不準備拿出來,想要買也是普通的酒,放在乾坤珠內一段時間后,沒有了火氣,然后再兌些溪水,真的可以說是好酒了。

  “哦?有白酒,不管價格多少,你先給我們拿過來幾瓶。”何老說道。

  “行,等會我給你拿過來2瓶。不過酒再好,也不能貪杯,不容許喝的過多。”陳默說道。

  何老和紀老都點點頭,尤其是紀老,現在肝臟雖然沒有什么問題了,但是還處于生長中,不能喝酒刺激的,對于這個陳默是反復交代。

  酒,就是那種一斤的小壇子。都是以前陳默去定制的,灌好酒以后放在乾坤珠內,而且酒壇子上都有陳家酒字樣,這個還是他注冊過的商標。吃過飯后,回了一趟房子,從里面拿出兩斤白酒,給何老送了過去。

  每斤白酒2000元,這是他自己定的價格,已經很貴了。不過在乾坤珠窖藏了這么久不說,還參入溪水在其中,這酒的品質已經沒的說了,非常的好。又由于白酒中參入了溪水,將酒精度數降到了四十度左右,口味也就更加的綿柔和順,香醇甘甜。

  不過,陳默想到自己往酒液中兌水,是不是就是制作假酒呢?

  :。:

看過《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