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月小說網 >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> 第250章 心中的決定

第250章 心中的決定


  每個人一生都會有三個瓶子,奶瓶、酒瓶、藥瓶!

  胡國忠現在就是在經歷著最后的階段,每天藥瓶不斷,已經代替了吃飯、睡覺、喝水等等所有的事情,一個小小的藥瓶成為他現在最主要的生活日常。

  今天,他又從身體的疼痛中清醒過來。現在胸口經常性的疼痛,已經讓他精神接近崩潰。

  干了一輩子的領導工作,以前從來沒有被困難打到過,但是現在卻輕易的倒在了病痛前。

  胡月就在父親的身邊,看到胡國忠張開眼睛醒過來,頓時上前握住那雙有些干瘦和無力的手,輕聲叫道:“爸!你醒了?想喝點水么?”

  由于病痛,胡國忠已經處于一種時醒時昏的狀態,而且清醒的時間,也漸漸開始變得有些少,大部分時間都是處于昏昏迷迷的狀態中。

  “扶我起來!”胡國忠說道。

  “好!”胡月趕緊上前,將老爺子扶好,這個時候胡海天也是顛顛的趕緊過來,將床緩緩搖起來,大概能讓人半靠著就成,然后笑著小聲問道:“爺爺,怎么樣?合適不合適?”

  看到自己的兒子和孫子兩個人都在,胡國忠心中一時有些欣慰。家里在怎么樣,兒子和孫子還是比較孝順的。

  人可以有很多~毛病,也可以有很多壞習慣,但是人不能不孝順。一個人要是連孝順都丟棄的話,那么還叫人么?

  胡家,雖然憑借自己能夠到達一定的程度,但是在他看來,兒子和孫子無論做什么,只要孝順,那么他就非常欣慰。

  對胡海天招了下手,拉著胡海天的手問道:“你姑姑呢?”

  “她有些事情需要處理,所以可能會來的晚些!還有小海他們,現在都在期末考試階段,都要等到下午六點以后,學校放學才能過來。”

  胡海天說的小海他們,是他姑姑的孩子,老爺子對于外孫、外孫女還是比較喜歡疼愛的,所以他就給爺爺聽,也讓他能夠放心。

  “好!”胡國忠還想說什么,但是感覺心口一時有些堵,說不出話來,淚水卻有些不自然的流下來,真的是有些傷感。

  胡月一看到這個情況,頓時也有些難受:“爸!你想喝些米粥嗎?我給你今天準備了些小米粥,是曉柳特意給你熬制的。”

  “好!”胡國忠有些哽咽的說道。

  胡海天趕緊上前,弄了一小碗的米粥,胡月接過,然后親自給父親胡國忠喝。

  由于病癥的原因,胡國忠并不能多喝東西,就算是米粥也是一樣,最多一次進食不能超過150克!

  150克有多少?要是瓷湯勺,也就四到五勺子的程度,就是這么點的米粥,卻讓胡國忠喝著有些費勁。

  人一旦得病以后,身體機能就會漸弱甚至喪失,軟弱無力也是常態。尤其是他還有胃病等等,造成腸胃功能非常的衰弱。

  等胡月伺候著胡國忠喝了些米粥,又說了一會話。主要是胡海天說,胡國忠聽而已,也是為了寬慰老爺子的心。

  最后,老爺子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  胡國忠住的病房是高級病房,所以病房里都有專門的護工和護士。所以胡月和胡海天見老爺子又睡了過去,就叮囑了一下護工和護士,去了室外。

  胡月和胡海天一起走到醫院外邊,然后掏出一根煙點上,抽了起來。

  “想抽就抽,我還不知道你小子不抽煙?”胡月看到自己吸煙,胡海天有些扎莫著嘴的摸樣,有些想笑。

  “嘿嘿!”胡海天傻笑了一下,也就不矯情的掏出了一根煙,然后點上后,美美的吸了一口。以前在老爸面前,還真的不敢抽,這次容許,也讓他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。

  “你小子!”胡月也是笑笑,也就沒有說什么了。對于這個兒子,他還是喜歡的。再怎么說,也是自己的種。罵也好,打也好,也就這樣了,現在想來,只要這個兒子不坑爹就成,其他隨他吧!

  “等會,你姑姑來了以后,你陪我去那個叫陳默的哪里。”胡月等了一會,開口對兒子說道。

  現在,他剛剛升職到副省,但是由于工作還沒有具體分配,倒是輕松些,所以才能有這么多時間陪著病重的父親。

  再說了,父親也是胡家的一切,要是父親去世了,那么自己的工作分配,可能也就會邊緣化吧!

  “啊!爸,你還要去那小子哪里?就他那德行,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

  “你~爺爺的病,醫院已經有些束手無策了。最多就是吊著你~爺爺的命,其他卻什么也做不了。這樣的情況下,如果有一點點的希望,我也會去爭取一下。”

  胡月想到很多事情,不僅是關乎胡家的一切,還有就是父子之情。無論如何,躺在病床~上的是自己的父親,他要想辦法讓父親恢復,這是他做為兒子的希望,也是讓胡海天記住,這種傳承和教育。

  “好!只要那個陳默能夠治好爺爺,讓我道歉我也認了!就算是讓我叫爺爺都成!”胡海天有些嚴肅認真的說道。

  “啪!”的一聲,胡月一巴掌扇在了胡海天的后腦勺上,說道:“你叫他爺爺,那我叫他什么?”對于兒子胡海天,真的有些無語了,怎么說話就把不住嘴呢?還叫爺爺,好么,都和自己父親胡國忠一個輩分了。

  “嘿嘿!這不是說順口了么!爸,你在這樣打下去,你兒子可就真的傻了!”胡海天有些裝傻的說道,這幾天看到父親心事重重的,他也知道一些,但是卻不知道怎么化解父親的心事,只能裝傻充愣的聊以心慰了。

  等兩個人商量的差不多后,就轉身再次回到病房。

  等到胡昕到來,也就是胡月的妹妹,胡海天的姑姑到來后,幾個人又商量了一下。

  胡昕也是知道陳默的,但是沒有胡月了解的那么多,所以聽到哥哥要去找這個叫陳默的來治病,有些擔心。

  “你說的這個陳默,我只是聽你說起過,但是具體情況我不了解,他能力真的有么?”

  “這是何老推薦的!”胡月說著,并將李院長給他的資料,遞給妹妹胡昕:“看看,這些都是一些資料,關于陳默的!”

  等胡昕看過后,很是驚訝的問道:“這個陳默這么年輕?還這么有能力?”

  “不錯!”

  “真實有效的么?”

  “昨天我讓海天去試探過,在那里碰到過何老和吳老等人。”

  “要是這么樣,倒是可以試試。不過父親現在已經非常危險了,不能移動,可以將這個年輕人請來給父親看看。”

  “他不愿意出診!”

  “給他錢!一萬,十萬!隨他開口!我就不信,錢給到位還不能讓他過來!”胡昕有些霸氣的說道。并且她也有這樣的能力,她開著一家房地產公司,不缺錢。

  “我也想再去試試,親自去看看!而且昨天海天去過,可能有些沖撞,也要將這個事情解決了,不能讓何老看笑話!”

  “好!你去吧!不要怕花錢,花再多的錢都值得!”胡昕說道。

  對于父親,除了情親外,胡家這顆大樹,還要靠著父親才能屹立不倒。這些東西,即使哥哥胡月不說,她也是非常明白的,所以對于能夠有一線希望的陳默,也是不能放棄的。

  :。:

看過《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》的書友還喜歡

国标麻将图解